第109章 第109章

    倒在地上的摩荣紧闭着双眼,除了眉心处显现的火焰模样的图案,以及身上因为被箭雨刺成筛子而已经破烂了的衣服,他全身没有一处有伤,只是那样闭着双眼躺在地上,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好了,他暂时不会来捣乱了。”随卿轮从半空飞了下来,停在了摩荣的附近,他从自己的聚宝袋中拿出了捆神索将摩荣绑了一个严严实实,然后将摩荣拎了起来,随后又将他的两把短刀扔进了自己的聚宝袋中。

    “你还要把摩荣带上吗?”若月看着随卿轮像是拎垃圾一样随意地将摩荣拎了起来,然后重新御剑飞到了半空中,看着随卿轮的神情,似乎拎摩荣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负担。

    “当然要把他带着了,拎着他去找那群魔族,多有威慑力。”随卿轮回答的非常理所当然,“杀鸡儆猴嘛,说不定等我追上他们,然后把摩荣往他们面前一扔,就能把他们吓回魔界,反正我猜他们现在没了摩荣,正是群龙无首的时候,这时最经不起吓了。”

    好吧好吧,随卿轮的话成功将若月说服了。

    这一块山谷就只有一条路,若月打算就这么沿着这唯一的一条路一直追下去,他们两人飞行的速度怎么都会比魔族走路的速度快,追上去只是时间的问题。

    “快,快跟上!”

    若月他们来时的路上突然传出了催促的声音,若月只觉得那人的声音有些耳熟便回过头看去,几个身影逐渐向自己靠近,飞在最前面的正是若尚玉,其次是若尚风,再后面跟着的若月就不认识了。

    “他们来得可真是时候,正好掐着我们打完的点来。”随卿轮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嘲讽道。

    可惜修士的耳朵不是一般的好使,飞在稍微靠前的若尚玉和若尚风还是听到了随卿轮的嘲讽,若尚玉说道:“随兄你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不顺耳呢?我们可是一点都没有歇息地集结了好几位修士,然后马不停蹄地朝着你们说的地点飞过来的,你要是这么说我们,那我可是要大喊冤枉啊。”

    若月急忙飞到他们中间隔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视,“别吵架,这都是小事,现在已经将摩荣控制住了,我和卿轮接下来正准备去追魔族大军呢,你们其实来得正是时候。走吧走吧,不然他们该走远了。”

    若月催促着,先是对若尚玉使了一个眼色,再靠近随卿轮扯了扯他的衣袖,这两人才没有在还没有遇到外敌之前先自己起了内讧。

    若尚玉觉得自己可无辜了,他本分地做着自己该做的工作,却被人平白无故地骂了一句,这感觉就像是自己走在街上,无缘被人踹了一脚一样的让人难受,不服气的他肯定是要顶回去的,那个人就算是若月的道侣他也不想忍下这口气。

    而随卿轮被若月扯了衣角后也不再敢开口,他原本生气的理由也让他很难开口,在他们将摩荣绑好后,若尚玉他们这才姗姗来迟,这让随卿轮十分的不爽,他脑中开始不自觉地浮现出,如果他们要是能早些来到,若月是不是就不需要受到那样全身被火灼烧的痛苦?

    可是仔细想了想,若月会被短刀割伤这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自己过分轻敌了,因为摩荣曾经是自己的手下败将,所以他没有将摩荣放在眼里,就是这样的一个疏忽让摩荣有了可乘之机,进而导致了若月的受伤。

    他现在竟然想将这个失误强加在若尚玉他们来得不够早、支援不够及时上,这是何等的卑劣的念头,随卿轮一边御剑飞行一边不由得唾弃起了自己,拎着摩荣的手也不自觉地攥得更紧了。

    经历过学院那一战的若尚风和若尚玉都见过摩荣的样子,若尚风从一开始就很在意被随卿轮拎在手里的摩荣,在他的视角看来,随卿轮一边飞一边将自己手中的捆神索收紧,绳索已经被他收到了极限,甚至已经勒进了摩荣的肉里,若尚风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那样子该有多痛啊。

    随卿轮的异样飞在最前面的若月是不知道的,她拿着识灵器一边看着识灵器显示的状态,一边向着那显示异常的方向飞去,这个识灵器不是以前她一直使用的那一个,这个识灵器是当初为了调查妖兽王,若清莱特意炼制给若月的,那时候若月并没有怎么用上,反倒是在这时派上了大用处。

    若月自己一直在用的识灵器在识别到异常后会发出巨大的响声,要是放在平时甄别一些低级的妖兽之类的也算好用,但是像是要面对一群实力不俗的魔族,这样巨大的响声就和直接告诉他们,别跑我们正在追踪你们是一样的效果,如果他们想要偷袭,那么这个识灵器就是第一个叛徒。

    而若清莱炼制的识灵器是纯粹要靠眼睛去看的,它能识别的范围较广,被识别的妖兽、魔族就会以原点表现在识灵器的面板上,若月只需要看哪个方向的原点最密集,那么那一块地方就是魔族队伍所在的位置了。

    “我们离魔族越来越近了,大家做好准备。”当若月他们已经与魔族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时,若月扭过头来向身后的修士们提醒道。

    修士们也慎重地点了点头,其实不需要若月她提醒,在这个距离他们已经能察觉到前方魔族群的气息了,他们也紧跟着掩去了自己的气息,避免被魔族们发现。

    若月也在拿出了一瓶药水喝了下去,几乎是与她的吞咽动作同时发生的,跟在若月身后的修士们立刻就察觉不到若月的气息了,他们立刻将目光集中到了若月手上的琉璃瓶子上,这就是若月在比赛中仅仅用过一次的掩去气息的药水。

    瞬间,所有人的眼神都虎视眈眈地盯着琉璃瓶,如果能让若月也给他一瓶就好了,或者把这个空瓶子给他也好啊,众人灼热的目光几乎要把若月的后辈烫穿,最后还是被随卿轮用杀人的目光给击退了。

    摩荣倒下的那一刻,魔族群里一个看着十分普通的魔族低着头不爽地小声说道:“妈的,摩荣竟然败了?没用的玩意。”

    他在魔族群中走着,藏在底下的手指像是在提动提线木偶一样勾了勾手指,暂时接替摩荣领导位置的小队长原本只是安静地走在队伍的边缘,他突然开口催促道:“走快点,走快点,你们是不是要偷懒!越走越慢了是吗?”随着他开口说话,他手中的鞭子也狠狠地向地面抽打着,警示着行进的魔族们。

    魔族群只能再加快行进的步伐,一个魔族忍不住小声地向旁边的人抱怨道:“精神力都没有恢复再这么走下去又要消耗了,之前都是这个速度在走的,小队长突然发什么疯,你说是不是啊,深海?”

    被叫做“深海”的那个魔族收起了自己勾起的手指,随意地迎合着,“小队长可能是感知到有什么事情发生才这样吧。”

    没有听到认同的回答,魔族还是不满意,他只能自顾自地抱怨着:“能有什么事啊,后面的战斗我也听不见声了,估计是摩荣老大把那人都收拾了吧。这样子提速,我都怕我的精神力耗尽掉修为。”

    听到身边的魔族如此的抱怨,深海并没有继续说什么就这么随他去了,他知道反正这种魔族也只是敢这样小声抱怨几句,掀不起什么浪,后续也如他所想一般,那个魔族乖乖地跟着大部队提速前进了。

    魔族的队伍就这么安然无事地向前走了很久,这一路上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要不是摩荣许久都没有回来,深海都要以为刚刚被人追上是自己的错觉,他随着队伍又走了一阵,突然没有任何预兆地他突然猛然回过头来,朝半空中看过去。

    这才赶上魔族队伍的若月正悄悄地拉开了弓弦,她看到队伍中的其中一个魔族时,心中不知为何浮现了一个念头,这个藏在队伍中的魔族才是真正的头子,她才将准心瞄准那个魔族,他就像感知到什么一样回头看向了自己。

    若月小小地表示了一下吃惊,“呀,被发现了。”

    惊讶归惊讶,若月手中的动作可没有任何的松懈,随即她松开了手中的弓弦,“砰”地一声在空中响起,半空中展开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大到几乎与山谷一样宽,漫天的箭雨从天而降。

    “是箭雨,快散开!!”唯一看着魔法阵展开的深海向周围的魔族同胞们喊道。

    这时所有的魔族都慌张地举起自己能作为抵挡的武器,有盾牌的举起盾牌,没有盾牌的则将自己的武器举过头顶试图将箭挡回去,原本有秩序的队伍一瞬间乱作一团,魔族们一边挥动着手中的武器,一边向魔法阵外的位置移动着。

    跟在若月身后的修士们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来做什么的,魔族们都忙着应对漫天的箭雨,似乎没有他们出场的机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