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5章 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背叛没有唯一,只有无数次……”

  谭平嘴里念叨着这句话。

  表情十分难看。

  头脑一热,把陈猛抓住了杀手的事,告诉了杨满仓。

  他并没有想对陈猛怎么样,只是一想到贾豪骂他是绿毛乌龟,他却无能为力,就深深的嫉恨。

  他就是想破坏陈猛的计划,至于杨满仓会怎么对付陈猛,他不知道。

  也完全没有想过,反正杨家跟陈猛也是仇敌。

  可现在,他赫然发现,背叛了陈猛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任何快感。

  反而让自己陷入了另一个旋涡之中。

  啪!!

  谭平狠狠抽了自己一嘴巴,“我真是畜生啊,宋茗又不是我女人,就算陈猛睡了她,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有什么资格去嫉恨。”

  谭平想起了平时,陈猛对他的种种好。

  越发的懊恼。

  那么多人宁愿用女人来换取进步的机会。

  我现在只是放弃了一个不喜欢我的女人,就换来了刑警队长之位,只要继续跟陈猛保持良好的关系,将来还能当上局长。

  可现在这一切,都随着一次背叛,戛然而止。

  他可不认为杨满仓是个好人,能够替他保守秘密。

  如果不答应杨满仓,只怕下一秒陈猛就会知道真相。

  谭平脸色阴晴不定,片刻之后,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抓起电话打给了杨满仓,“我答应跟你合作,不过这算是投名状,我要得到我应有的好处。”

  “没问题,我喜欢跟有野心的人打交道。”杨满仓欣然应允。

  杨家的势力庞大,但是参天大树,也需要一片片轻若鸿毛的绿叶陪衬。

  每一片绿叶,都有它的用处。

  适当的时候,可以随时抛弃,而不会对大树造成任何伤害。

  局长办公室。

  局长按下了录音停止键,他张大嘴巴,呆呆的看着陈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个谭平,脑子进水了吗?

  抱着陈老板的大腿,从一个小小的辅警,四年时间,当上了刑警队长,居然背叛陈老板。

  “梁局,这件事我希望不会有第三人知道。”陈猛脸色平静。

  在走进局长办公室,请他帮忙监听谭平的办公室电话时,他就预料到了现在的这种状况。ъìQυGΕtV.℃ǒΜ

  失望,伤心,都有。

  更多的是释然。

  说到底他不过是个平常人,宋茗的话,已经深深的刻在了他内心深处,总会不经意间冒出来,搅乱他的心情。

  每次,他都不想去深究。

  随着他的财富地位日益增加,本来朋友就不多,现在能说上话的也就剩下谭平了。

  他不想把这份简单的友谊再给弄丢了。

  可事与愿违,他不想丢,有人想丢。

  “您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梁局连忙点点头。

  他巴不得替陈猛保守秘密,那样,就可以成功的抱上陈猛的大腿了。

  “接下来还要请梁局多费心了。”陈猛又道。

  “职责所在,应该的。”

  梁局连忙派这胸脯,义正言辞的说。

  既然得知了匪徒将要杀人灭口。

  并且还是在看守所这种要地,不管是不是事关陈猛,对梁局来说,都是天大的功劳一件。

  至于这背后操纵的杨满仓,梁局自动忽略了。

  好歹在权力场上浸淫了多年,他深知一个道理,神仙打架,遭殃的永远是小鬼。

  受牵连处罚的也永远是小鬼,神仙不可能有错。

  “拜托了。”陈猛转身走了。

  梁局连忙点头哈腰的送,直到陈猛身影消失。

  他立刻抓起电话,布置了下去。

  四月七日晚。

  夜空中没有什么星星,空气也有些阴冷。

  谭平推开窗户,吸了一口冷空气,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晚上七点半了。

  这个点,该下班的都下班了。

  是时候行动了。

  他拉开抽屉,拿出配枪,卡在腋下。

  穿上夹克,刚准备出办公室,突然,天空响起一声炸雷,紧接着就是一道划破天际的闪电。

  很亮很响。

  谭平眼皮子很是跳了几下,顿时,他心头一紧,喃喃道,“不祥之兆啊。”

  当刑警的,没有几个不迷信的。

  每次抓坏人之前,都要拜一拜关二爷。

  他拿起三根香,在关二爷跟前点上,嘴里念叨了几句,然后头也不回的出了办公室。

  就在他出门那一霎,关二爷跟前燃着的香头忽然灭了。

  刑警队外面的马路边。

  停着一辆警车。

  但是车牌号是假的。

  车上坐着四个穿着警服的男子,看见谭平上来,非常不满的嘟囔,“怎么这么磨叽,都几点了。”

  说话没有半分尊重。

  谭平脸色阴郁,“这是去看守所,你以为去菜市场?把衣服扣子扣好,不然被人一眼看出是假的。”

  “这么麻烦。”领头的不爽的把风纪扣给扣上。

  其它几个也跟着扣好。

  但怎么看着都别扭,谭平脑子里有了一句话,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之所以选择天黑再行动,就是这个考虑,看守所现在也下班了,值班的估计也犯迷糊,也没耐心注意那么多细节。

  “一会到了地方,你们都别说话,把嘴巴闭严点,看我眼色行动。”开车之前,谭平又不放心的交代了一句。

  车子缓缓开动。

  消失在街角。

  立刻。

  刑警队院子里,钻出来几十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带头的骇然是梁局,中间还有几个刑警队的人。

  “陈总,要出发了,您有什么交代的吗?”梁局问道。

  陈猛明白他的意思,一旦谭平负隅顽抗,是留活口还是……

  他张了张嘴,嗓子眼却像堵住了一样,怎么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梁局就挥挥手,“若是有人负隅顽抗,可以当场击毙,出发。”

  几十个人分乘五辆车,直奔看守所。

  为了不打草惊蛇,看守所那边只通知了所长,其它人一点也不知情。

  所以,谭平到的时候,狱警非常热情的跟他打招呼,“谭队,三更半夜还提审犯人,够辛苦的。”

  “没办法,干的就是这份工作。”

  谭平递给狱警一根烟,实际上心都悬在了嗓子眼。

  双眼紧紧盯着查看提审手续的狱警。

  这一套流程,谭平已经再熟悉不过了,从未像现在这样紧张。

  终于,狱警简单的看了一下手续,“谭队,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