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后面还有一点内容,宝子们请等我替换

    关于齐妙然的报复,林予嫣没等来,倒是听说许卿卿母亲的专家会诊有了眉目。

    刘佳的病情非常罕见,一开始交付给林家找的专家时,还是很棘手的。

    林予嫣能预想到这种情况,因为这是女主的母亲,前期男女主互动,就靠这根线牵着,如果那么好治,就没有后面那么多的纠缠了。

    由于太特殊,所以吸引了一个专门攻克疑难杂症的医学团队,他们想通过这个病例研究,能完成在nature上的论文发表。

    有了他们的加入,刘佳的病正在好的方向发展。

    许卿卿一边欢喜一边忧虑。

    欢喜自不必说。

    但她看着那天价的账单,还是愁眉紧缩。

    虽然林予嫣说林家全权负责,但林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她还是想要去努力还钱的。

    可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连傅源都有些不可思议。

    “她竟然肯为你花这么多。”

    傅源知道,难度不在钱上,而是在请的专家上。

    当初他为刘佳请的医生,只能说让她苟延残喘。

    而刘佳的主治医生告诉他,如果想要根治,可以转去容家的私人医院。

    那里拥有世界上最顶尖的医疗团队。

    不过那里只为容家人服务。

    傅家连容家的大门都进不去,更别提是想把刘佳给转进去了。

    而现在林予嫣竟然有能力找到这样的医生,看来林家说是式微,其实力还是深藏不漏啊。

    所以,不管从什么角度看,这婚都不能退。

    傅源也清楚,现在的林予嫣非常不待见他,但没关系,他相信,只要锲而不舍,林予嫣会回心转意的。

    因此,他借着校长之前说的互助小组的由头,一下课就赶去x班找林予嫣。

    而许卿卿也存着同样的心思,只不过她现在少了功利的心思,只是单纯的想跟林予嫣说说话,深入一下感情。

    林予嫣见到许卿卿还好,见到傅源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林予嫣跟傅源明确表示,“我说过,我不需要这个‘互助小组’,我自己能进西渚内测。”

    她想了想,又加了句,“你应该从方老师那里知道了,我的能力比你强,你应该担心你自己。”

    她想把话说重点,好让傅源恼羞成怒。

    换成以往,傅源早就捶桌子走人了,然而现在他面色淡然,丝毫没有恼怒的迹象。

    傅源顺着林予嫣的话往下说,“你说得对,你能力确实比我强,所以作为‘互助小组’成员,你可以帮助我学习。”

    许卿卿非常认可傅源的话,也跟着点了点头。

    林予嫣内心非常抓狂,但面上还是不显,“傅同学,我建议还是独立思考为好,考试时可没有‘互助小组’成员帮你。”

    然而,无论林予嫣怎样冷嘲热讽,这人丝毫没有高冷霸总的自觉,完全像一张狗皮膏药一样,怎也甩不掉。

    而越甩不掉,齐妙然就越气,这种气,终于在齐老爷子回家到达了顶峰。

    之前齐老爷子齐墨去拜访了一个山水画大师那儿,去鉴赏了明代书画大师的狂草真迹。

    感慨颇多,于是就留在那儿静修了一些日子。

    等他把心中所感,泼墨挥毫于宣纸上时,他才肯回来。

    齐妙然忍了这么多天,可就等齐老爷子回来了。

    她这次一定要让林予嫣跪在她面前,跟她道歉!!!

    与此同时,林家老爷子林寻也回国了。

    与齐妙然不同的是,林予嫣有点害怕见到这个她来说,素未谋面的爷爷。

    所以,当林寻回家跟家里交代,要让林家上下去老宅吃一次饭时,林予嫣还想着装病不去。

    据家里人透露,林老爷子的规矩很多,一旦出错,肯定会遭到他劈头盖脸的批评。

    林予嫣从小跟着爷爷闲散惯了,最怕这种严肃的大家长。

    可是林良却苦口婆心地劝她,“乖囡囡,爷爷才回国,肯定是最想你了,不要让爷爷生气。”

    林予嫣不想让林良难做,所以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而且……”林良看出了女儿的不情愿,所以又多了一句,“爷爷回来了,你跟傅源解除婚约的事情,也可以提上日程了。”

    林予嫣瞬间觉得前路明朗起来了,知女莫若父,现在哪怕林家古宅有洪水猛兽,她也要过去。

    解不解除婚约不重要,重要是她想见见许久未见的爷爷。

    真正到了吃饭的那天,林予嫣抛弃了原主往日宴会上的酒红丝绒公主裙,而是特意选了一套低调素雅的白裙子。

    她现在也不想争做视觉中心点,能把这顿饭糊弄过去就好了。

    智者不语,多做多错。

    然而林予嫣还是低估了老林家的的人,之前来排队看她的,只是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现在所有人乌泱泱地涌在林家古宅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搞什么集体大party。

    虽然是为林老爷子接风洗尘宴,但是在场的人都是衣着华丽,觥筹交错,相互寒暄。

    林予嫣一度以为自己来到了什么盛大的舞会,而她素雅的白裙子,在这里恰恰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而她一来,许多人就围了过来,老少男女皆有,她们嘴里的夸赞都没停过。

    这溢美之词太过杂乱,落在林予嫣的耳里,只觉得像无数只鸭子在她耳边拼命嘶叫。

    让她非常想逃离这个地方。

    她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谁能来救救我!

    而能救她的林良,也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那场面比她还夸张。

    林家在“老四家”里,最值得骄傲的就是人丁兴旺,与容家人丁稀少形成鲜明对比。

    但可惜,林家这一大家子人,还得啃老一辈的老本,没有跳出林家自立门户的青年才俊。

    而容家,虽然人少,但是钱多啊。

    就算啃老本,那也是望不到头的财富。

    更何况,容家精英频出,在各个领域都有他们的身影。

    所以谁都想跟容家攀亲,那可是数不尽的资产和资源。

    但容家神出鬼没的,每次见到当家人,都是结婚的时候。

    就跟开盲盒一样,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找了什么样的人结婚。

    但都有一点共识,容家的当家人的颜值都特别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