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游 救命稻草

    游戏异变的事件在市东家族扛了所有的责任的结果下结束了。当然,当家的市东·复并不是为了庇护阎界,只是为了赎罪罢了,为了让自己的心里好过一点。当年在圣伟达·豪宇的命令下封印并且保管着这个极危险的S级道具,现在看来,这个S级的“游戏道具终结者”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十九岁女孩而已啊。

水鸣·A·利自那以来一直呈昏迷状态,据说没半个月是出不了院的。而艾特被关押在了F区的待审室,两天后关于他的违例之事,会召开长老会,神之游戏宗家候补评议会和游戏宗家的讨论会,共同商讨、决定对艾特的处罚。

艾特的豪宅内,所有佣人和仆人都一脸的担心,侗更是连饭都吃不下。让艾特从他眼前溜走跑去乱闯乱撞是他这个贴身保镖的过错,是他没有尽到阻止主人的责任!虽然没人认为他该负起责任。

主宅区内,仇中异也没心思去上学了,就陪雪薇一起留在这里。据说长老会及神之游戏宗家候补中有不少人看艾特不顺眼的,想趁机除掉艾特这个眼中钉的人随手一捉都是一大把的,圣伟达·豪宇也很难庇护对外只是个偏远血亲的艾特。不做点什么的话就糟了!

“有命哥哥跟着,在审问之前都不会出什么事的才对。问题是之后,之后要怎么办?想想,想想,冷静啊,快想。”雪薇急得团团转,根本无法冷静下来正常思考。

听雪薇的自言自语他才发现,把艾特抓走的那什么特卫队的队长,正是他在“夺权游戏”中遇过的F区排名第一的游戏宗家:林灵·F·命。

“没有可以救艾特的方法吗?”仇中异背靠门板,嘴巴紧咬大拇指的指甲。他对这边世界还不太能理解,想破头也想不出什么好点子。

“唯一的方法就是神之游戏宗家的‘非违规决断’!但你认为那可能吗?!你以为我为什么那么烦躁?!”雪薇大喊,眼泪都快涌出来了,“别说见到没出现过在公众场合的神之游戏宗家了,连靠近神风家都有问题!神风家的人又个个都是浪荡的性子,根本没法沟通······”

“为、为什么要去神风家······?”雪薇的悲哀惊得仇中异不敢大声说话,他有点害怕此时的雪薇。仇家家训第N+1条,绝对不要去惹痛苦沉闷的女人,这个时候爆发的女人是非常可怕的。

“还用说吗?因为神之游戏宗家是神风家的人啊······呜······”雪薇掩脸痛哭。

“拜、拜托!你别、别哭了!我去一趟就好了吧?你真的别哭了,我最害怕女人流泪了。”仇中异说着便走到了雪薇的面前,用手轻轻抹去了雪薇脸上的泪水,“我认识透·E·亮,也认识神风·E·耿,应该可以和他们沟通,顺利的话应该可以和神之游戏宗家会面的,怎么说我也是神风家的人。”

诶?!

雪薇吓了一跳,睁眼看向眼前时,已不见仇中异的身影了。仇中异,早跑出艾特的大宅,来到了附近的无人森林,让阎界使用“空间转移”的能力把他送去E区的神风家。在“美少女攻略游戏”中,“夜鬼”的首领曾经使用过的那个能力,相信是大BOSS的阎界赋予的。所以,现在的阎界应该拥有那个能力的才对!

阎界若有所思,她没想到仇中异会把她“改正”过的游戏了解的那么透彻。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阎界唤出了夜鹰,夜鹰当下裂成了两半,其体内出现的黑团越转越大,大到足以走进一个成年人后停了下来。仇中异跳了进去,一转眼间,他便来到了E区神风家的大门前,刚想进去时被门卫拦了下来。门卫们还不认识仇中异,也难怪,但连替他通报也不肯,这就太过分、太让人生气了。

神风家的主宅设有游戏道具的使用限限制阵,阎界与修米的能力不能用,但格斗技的话就另当别论了,三百个门卫在十分钟内便被全部搁到了,然后仇中异踏上了神风家本宅的正房,神风·E·耿的房间。但是,老头子不在。

“我说,没人在吗?老头子也好,恶魔小叔也好,纶也行,出来一个吧!!!!!!”仇中异仰天大喊。

“什么事那么吵啊?”神风·E·耿不知从哪走进了中庭,残余的警卫认为仇中异是恶党,看向自己所侍奉的主人正走向仇中异时全都吓得石化掉了。

“老头子!”仇中异急得连脑筋都短路了,根本没心思去注意自己的语言,“神之游戏宗家在哪?我想见他!!”

仇中异突然出现在本宅还大吵大闹的,宿醉刚起床的神风·E·耿头痛的气急败坏的,让他的十大现实游戏道具之一的悍马兽把仇中异给击晕了。事后仇中异所说的话才传进他的耳里,他想问清楚仇中异到底发生什么事那么急时,已错过机会了。

这一骚动立刻引来了区警的关注,集结到神风家大门前的域警一下便上万了。不巧被神风·纶拖了回来的透·E·亮一看到那阵势就马上闪人了:他这人是最讨厌“出风头”的了,有什么事都好,别扯到他就行。

昏迷了好久,当仇中异睁开眼睛的时候,屋子外面已乌漆抹黑的了。神风·E·耿端坐在他旁边悠闲地喝着茶,而他则躺在一张凉席上,这里似乎是本宅的侧殿。

“醒了吗?好了,现在可以听你说了,你找神之游戏宗家要干嘛?”神风·E·耿悠闲地又喝了一口茶。

对了,他是来找人的!

仇中异猛地惊醒,自凉席上跳了起来:“对了!神之游戏宗家!让我见他一面吧!我想求他一件事!他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了!我很急啊,求求你告诉我他到底在哪里!”

“可是······”神风·E·耿看向仇中异,一脸的不解,“问我还不如问你自己。知道神之游戏宗家在哪里的,不是只有你吗?”

诶?

(第94游,完。请期待:第95游,死亡之穿越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