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游 迫不得已的背叛

    月白失踪两天了,无论使用何种搜索工具都搜不出月白的所在,他只能想象月白被水平不差的家伙用某种手段“藏”起来了。不过,最近几天月白一直在和他冷战,她在故意躲避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已经两天了,月白从没有擅自离开那么久过!当然,他怀疑过实力比他强的所有人,除了神之游戏宗家外,所有收到他怀疑的他他都跟之谈判过了,没有任何收获。神之游戏宗家一直在闭关修炼,不可能知晓月白的存在,也不可能会去打一个少年的道具主意的。到底是谁?!

坐立不安的艾特找上了圣伟达·豪宇,想他帮忙找找的,可是豪宇却一口拒绝了。为了一个现实游戏道具得动用圣伟达家族的力量,可是会丢脸丢到家的!

“可月白不是道具,是朋友!”艾特拼命反驳。

“你几岁了?还在说那种莫名其妙的话!别太天真了!”圣伟达·豪宇气炸了,“有空玩朋友游戏的话还不如多花些心思在政务的处理上!”

然后,在接下来的神之游戏宗家候补切磋会上,艾特表现的十分差劲,不只没有游戏创作成果、政务的处理心得,连所管理的本区的名胜古迹也没有完全记下来,整个人像失心玩偶。但是,没有人去关心这样的他,因为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对他们来说可是求之不得的。

浑浑噩噩了近两个月,转眼间,到了艾特公开亮相的日子了,那是新当上神之游戏宗家候补的人在本区最大的竞技广场最繁华的舞台上面向全区人民发言、表演的日子。现在的艾特要是出现在众人面前,不只圣伟达家族丢脸,他区的人也会看不起A区的!

圣伟达·豪宇终于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吩咐圣伟达家族的特种部队暗中四下搜查,各个领域、各个区域的调查。他本想那应该会花费不少时间的,想不到在B区就探出了消息。有人看到一之鸣家族最近运输了大型道具,而且是个女的,进了一之鸣家的特别研究室。

借“友好拜访”之名,圣伟达·豪宇在没有任何根据的前提下直接跟一之鸣·B·长风接触了。

“你想把圣伟达家族中人的现实游戏道具怎样?”圣伟达·豪宇悠闲地喝着茶,让人看不出如此尖锐的问题。

正品味着极上玫瑰茶的长风差点被那话给呛到,“您、您说什么呢?”

不打算······承认······吗?

圣伟达·豪宇冷眼看向一之鸣·B·长风,单凭气势就把对方压倒了。他在愤怒。虽然没有对外公开,知情的两人也早已经死亡,但圣伟达·A·艾特是他唯一的儿子,是亲生的儿子!吧艾特送给弱支分家的人抚养他也是无奈,但并不代表他会允许外人找艾特的麻烦!

“当上了神之游戏宗家之后会有个专门的炼狱关卡的,你也听说过的吧?每过一关就可得到一样神级的现实游戏道具,那些神级的游戏道具,可跟你们这些小家伙所得到的完全不同等级的!不,说等级不同还不如说是次元不同。”前神之游戏宗家:圣伟达·豪宇说,“我手头上可是刚好有‘显像镜’的。”

长风猛的一惊。没错,他输了。

显像镜,拥有十大性质的属性,不受任何属性的游戏道具干扰,可以准确无误的把相见到的东西显像出来的神级道具。稀有度是S级的。

其实圣伟达·豪宇并没有拥有显像镜,显像镜只有现任神之游戏宗家:神风·天才拥有。但是,虽然没有根据,但他多年来积累下来的经验告诉他,那叫月白的游戏道具确实在这里!有这个直觉就足够了!嘛,暗下把月白带走也是可以的,但是一之鸣家跟其他家族不同,层房多、机关多、关卡和陷阱更是多之又多,他不知道月白被关押在哪里,找起来太花时间了,会赶不上艾特的公开亮相日的,所以他才打算直接把话挑明,让长风直接把人交出来的。

“那么,您为什么不干脆把那女的直接带出去而直接来找我谈判呢?”长风还在做垂死挣扎。

“我没说过吗?在神风·天闭关修炼(其实是在另一时空中生活)期间,全区域的事物暂且交给圣伟达·A·艾特负责,我们元老院的元老(当过神之游戏宗家的高级别人物)则全程辅助。当然,除此之外,我们可是拥有撤销神之游戏宗家候补的名誉与特权的权利的,你的游戏道具使用权也很危险哟(名号倒是撤不掉)。”

虽然没有表露在外,但一之鸣·B·长风确实吓得心脏快跳了好几拍,他的内心,激流翻涌着十分恐怖。他已经没法再隐瞒他绑架了月白的事实了,只得把人交出来,但条件是,豪宇必须得当那件事没发生过,不然的话,他会毁了月白的,反正月白的脑内现在装有“计时装置”,强制带走她是不可能的!

豪宇答应了,让长风撤下了那什么计时装置,换上*纵装置,这几个月来被长风所消掉的记忆也不用复原了。长风不解,但也只有照做了。于是,没有自我情感的月白,站上了艾特的亮相舞台,与艾特刀刃相向了。

再次见到月白,艾特是非常高兴的,但月白竟当没认识过他,一上场就用他给她的“嗜血剑”砍了过来。失踪了两个多月的月白,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了。能够*纵如此厉害的现实游戏道具、还用它来袭击他的,是与他有仇的其他神之游戏宗家候补吗?到底是谁?!

“月白!听到了吗?是我,是我!”艾特边躲边喊。

失去了思维与情感的月白没有反应,继续攻击,秒杀了艾特旁边的一村,接着反手一刀,艾特的腹部,流出了大滩鲜血。

全行悚然,立即作鸟兽散。

艾特跪在了地上,看着毫不留情、凶狠地拔出了大刀的月白,心疼得不得了。一村,再次城里碎屑状态,同个人有且仅有一次机会使用还魂丹救命的,一村,已经不可能再复活了。

“为······什么······对·······对不······起······”被完美*纵下的月白忽然拥有了自己的意识,看到的却是眼前这样一副惨景。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场外隐于建筑物中的圣伟达·豪宇吃了不小的一惊。被一百万马力的灵运器控制的道具居然还可以恢复自主意识,太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了。

“对不起······艾特······我······回不来了······对不······起······”月白知道的,一旦植入了灵运器,就再也无法取出了,呆在艾特身边的话,也许什么时候又会发生身不由己的背叛事件。她不想······伤害艾特。

总有一天,她一定还会再失控的,长风所植入的恐怖的记忆与研究记忆,让她喘不过起来,活着的话,总有一天会发疯的,会伤害到所有人的,所以,所以······

月白反手握刀,毫不犹豫的一把刺入了自己的胸口······

“月白~~!!!!!!!!!!!----!!!!!!!!!!!”

那一天,艾特失去了两大现实游戏道具,从此以后,对他来说,道具就是道具,只是道具而已了······

(第9游,完。请期待:第9游,同一类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