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游 爱、恨、情、仇

    市东总公司内部集结了好几千位世界一流的技师给暴走了的游戏软件**,但成效不大。就在众人为此发愁的时候,水鸣·A·利被强制弹离出了游戏,水鸣·A·泽多吃了一惊,有悲有喜。

此时的水鸣·A·利还处于在游戏中与一之鸣·B·长风对战的状态,因此铁魂兽等十大游戏道具都是呈战斗状态的,所以突然出现在市东企业本部的地下研究室内等于在室内掀起了巨大的能量爆炸球。这一不平常,连在自家宅邸内的艾特也感觉到了,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的他便立即使用ET瞬移力场护腕的能力瞬移过来了。

这里,圣伟达·A·艾特看到了一脸惊慌的水鸣·A·利与似乎已是末日状态的市东·复。不过真正吸引了他的眼球的,不是在场那帮放佛做错了事被抓包了的小孩式大叔,而是那台青筋暴现的不寻常的游戏机。看到这样的场面,艾特立即总结出了事情发展的始末。

“你在这里的话说明仇中异在里面了?”艾特看向一旁的利。仇中异是与利比赛中的,利的震惊与身上的狼狈可以说明两人的胜负未分,可是利却在游戏机外!

利点了点头,没打算隐瞒:“被长风大人算计了,想不到他也在里面。”

诶?!

艾特激动地抓起利的校服领口,前所未有的暴怒起来:“长风?!一之鸣·B·长风?!为什么他会在游戏内?!先不说神之游戏宗家候补不能进入一般游戏的戒律,堂堂的一介神之游戏宗家候补居然去玩面向小市民的游戏也太不寻常了!”目的是什么?有什么在游戏内?!

哔嘀阁

“艾、艾特大人,为、为何突然······拜访?”本想问为什么那么激动的,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现在他冷汗直流,双手搓的都快长水泡了。

“这话该我问吧?上千位的技师、维修师等与暴走的游戏机,还有游戏内的玩家······”艾特巡视了一下这里,“是怎么回事?”

那一瞬间,全体技师、维修师与设计师等与整个市东家族都震惊了。性格爆发了的艾特是很少见的,这时的艾特可没有冷静分析事态的镇静,动用权力毁了整个市东家族也并无不可能,搞不好连泽多的游戏宗家的地位都会赔进去。怎么办?

说来也巧,本来安然无恙的水鸣·A·利在那时口吐鲜血倒了下去,身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条条带状痕迹。那痕迹,与捆绑了他的身体、把他强制遣送出游戏的光带的形状很像。急忙之间他给自己吃了百宝丹,但是,居然没用。下一秒,带状处爆出了鲜血,水鸣·A·利命危!

艾特吓了一跳,早已没心思跟市东·复去计较一些有的没的了,他赶紧使用全区域性质的ET瞬移力场护腕,把人瞬移到了A区最大、最精的综合医院,让这方面的专家给他诊治。

手术持续了好长时间,手术室外的圣伟达·A·艾特苦恼地低下了头,眉头都皱成了十字死结。水鸣·A·利中的是“死亡咒缚”,只有B区的神之游戏宗家候补:一之鸣·B·长风才会的这个世界的游戏三大技能之一,破解难度是S级别的。换言之,不是S级别的游戏道具,是无法破解这个技能的。S级的游戏道具也不算特别少,独独没有“解”之性质的。所以,某方面来说,那个术法是无敌的!一之鸣·B·长风要是真的出手的话,利不可能活得下来······

利的弱点就是没有防御性质的道具,所以才会伤的那么惨。而艾特的弱点就是没有强战性质的道具,不,不是没有,是现在没有。毕竟他现在几乎所有的游戏道具都是为了辅助“那个”而拥有的。可是,“那个”却在他面前消失了······

手术室的门,开了。主治医生立即拿下了手术用的口罩,跟门外等候的艾特大人报告情况。

“利大人并无大碍,对方没打算取他的性命,所以带状痕迹并未侵入到骨髓引起体内构造的断裂、血动脉的破裂等现象。”

“是吗?劳烦了。”艾特转身离开了医院,让网护灵通知家中的雪薇,让雪薇立即赶到市东公司总部地下室三层,他本人也瞬移了过去。那里,几千台电脑正在快速运转着,几千名技师、维修师、整修师熟练地敲打着键盘,好久好久了,也没多大的收获。

异变了的软件所形成的怪物状的游戏机的防护码,怎么也解不开。游戏的修复程序也无法连接上那台异变了的游戏机。一小时后赶到了的雪薇也立即进入到了游戏的**中,但是,她的手一接触到异变了的修复电脑时就被突然流窜的强大电流给弹开了,使得她立即收回了手。看来那台异变了的游戏机,将雪薇设定成了危险人物,连相关链接电脑也不让她碰。

艾特诧异,亲自试了一下,同样。

“索拉,拜托你了。”艾特从未让索拉在人前出现过,但现在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遵循命令,索拉现出了原形,全场哗然。龙之游戏道具是十分罕见的,拥有各种稀有能力的游戏道具,主人很少会让他们在众人面前显露身形的,很难得一见。

空之龙,索拉,同时拥有各种攻击属性,几乎所有武功皆为远程打击,以指为剑,对毒、火、玄、冰四种打击打击抗性很高。装备:智慧额冠,速度齿轮,镜像手帕等,大绝招:终极怒气。

索拉戴上了镜像手帕,直接与那台异变了的游戏机相连,但是,连不上,她的能力受到了干扰,对方是冥之龙:影,一之鸣·B·长风的十大现实游戏道具之一。

艾特“去”了一声,很不爽,他打算追求一之鸣·B·长风的责任,发起游戏评论委员会!不,不是打算!是决定!他一定要追究!哪怕对方是纤纤的叔叔!

“爸,如何?找到捉拿‘那个’的方法了吗?”这时,不晓得艾特在场的市东·泽几(泽多的弟弟)猛地推开了门大问。等他注意到室内的不平常之时,出口的话已经收不回来了。

“那······个?!”艾特怒吼。这是他生平第二次怒吼,他前所未有的愤怒了起来,而且那怒气还把周围的人全都烫伤了,“那个女人吗?!”

众人同时吞了一口口水,全身酥软无力,抖个不停。死神,似乎降临了······

(第85游,完。请期待:第86游,实力落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