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游 如果连一个女人都救不了的话

    “是‘无限时空’!糟了,快撤!”刚才还围着白色手链开展大战的家伙们现在全乱了阵脚,很默契的作鸟兽散了。因为谁也不想和D区中实力数一数二,残忍度也数一数二的队伍对上。

没有多久,四周广阔的雪地上就只剩下仇中异和那支名为“无限时空”的五人小队了。火燎·D·冥羽所率领的REDSKY就站在不远处的高崖上观战,由队中的欺诈师使用欺诈术让半径一万米的生物都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岩石,所以谁也没有怀疑过他的不存在。拜此所赐,他们得以无声无息的观战,然后在最后的最后坐享渔翁之利。

“你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仇中异怒吼,手中那白色的审决剑透出了鲜红色的光辉,“放开她!”

“哦?这女人吗?”队伍中一个高达.米的壮汉晃了晃手中那早已奄奄一息的女人。

站在队伍中间的人邪笑了起来,看来是那个流氓胚子团体的头头:“你认识那个女人吗?给你也行啊,反正快死了。作为交换,把你手上的手链交过来如何?”

高岩上的冥羽暗下了眼睛,身上火气骤升,杀气浓重。REDSKY中的另外四人急忙去帮他降火,但是功效不大,冥羽还是冲了出去,在仇中异把手链交出去的那瞬间挡在了仇中异的面前。凭冥羽的实力,他大可趁机抢过手链后溜之大吉,但是,他选择了留在这里,与“无限时空”的领队擦出了战意浓烈的火花。

“不要把手链脚出去!交出去后你与雪薇都会立即被杀的,而且还是至惨的死法,让你再也不敢玩游戏的程度!”冥羽轻声对背后的仇中异说,“我去拖住他们,你趁机把雪薇带走。”

fantuantanshu.com

“拖?不能干掉他们吗?这样的话把手链给你也可以哦。”

“别开玩笑了。”冥羽冷汗直流,眼睛始终盯在对方领队的身上,完全信任的把后背交给了仇中异,“看那队伍的斗篷颜色也知道吧?那是D区的队伍,那个领队的虽然没有进入游戏宗家的排名,但也得到了代表D区游戏宗家的姓:火燎。那家伙叫做火燎·王(ang),是实力足以与游戏宗家一拼的高等玩家!并且,那支队伍还有一个阴阳师,能否拦住他们都还是未知数,怎么打倒?”

听完这话后,仇中异也开始冷汗直流了。他知晓了正面冲突没有胜算的事实,所以只打算就出梦梦雨就闪人。于是,他抛弃了报复冥羽的念头,与他结成了战斗同盟。

冥羽没有食言,他直接跳上了火燎·王并同时牵制住了其他人。仇中异趁此空挡接近了那.米高的壮汉,想用从冥羽那复制过来的实力救人。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那个大个子会突然间与火燎·王调换位置,仇中异刹车不及,整个人撞上了火燎·王那把大刀的刀口。另一边,作为封印师的那个大个子,是冥羽最不想对上的类型,封印了冥羽的战斗能力,虽然只有那么0.1秒的空档,也足以让队伍中的阴阳师使用术法把他击倒在地了。

那是早有预谋的作战,是针对仇中异与冥羽的弱点特意制定的作战方案!

高岩上的REDSKY的另四人见形势不妙便立即赶来增援。治疗手在欺诈师与能力者的双重掩护下立即替冥羽的伤势做了紧急处理,队伍中的天晨星则使用了刺眼的光束麻痹了敌人的眼睛,好让其他人把他们的队长给带走。未免火燎·D·冥羽醒了后又与敌人发生不必要的冲突,他们四人一致决定过后再帮他正式治疗伤口。

“给我追!”火燎·王对“无限时空”的另四人说道。

“是!”那四人应答的时候身影也随之消失了。梦梦雨则被遗留在了地上,因为累赘。

之后,火燎·王扯下了仇中异左手腕上的白色手链,把他从刀身上甩飞了出去。火燎·王冷笑着俯视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仇中异,残忍的杀戮,由此开始!可,出乎火燎·王的意料之外,仇中异还有自主意识,并且自地上站起来了。

“都已经那副德行了,你还要久这女人吗?为了什么?”火燎·王皱着眉头看向伤口已经化脓腐烂的仇中异,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荣誉?金钱?保命?爱情?还是只为了满足自己那无聊的英雄主义自尊心?”

“在那之前。”仇中异站的有点摇摇晃晃的,他伤口上不断的传来刻骨铭心的痛,但他还是忍了下来,“在那之前,首先,她是女人,而我是男人!”

“所以?”火燎·王对这回答觉得不可思议,却又嗤之以鼻。

“如果连一个女人都救不了的话······那我还算什么男人?!”仇中异大吼!

----连一个女人都救不了,你还算什么男人?!----

他知道,他知道!但就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才更火大!

火燎·王下唇一咬,手上的大刀就这么砍了过去,表情狰狞的可怕:“给我闭嘴!圣伟达·A·艾特!!!!!”

因为说出了同一句话,所以仇中异被误认成了那个首屈一指的神之游戏宗家第一候补的圣伟达·A·艾特。那一瞬间,仇中异的嘴巴向上翘了起来······

记忆,显示,虚幻,真实,再加上效力未退的模仿······那时孤注一掷的做法,不成功的话就死定了。不过那些卡还是满足了发动条件,仇中异成功的把火燎·王记忆中那强大的过分的圣伟达·A·艾特给“请”了出来,并趁着火燎·王怒火中烧看不清楚周围的状况以及对圣伟达·A·艾特突然的无故出现震惊万分之际把手中的审决剑劈了下去,顺利劈开了火燎·王的左腹部。接着,仇中异抢过了火燎·王手中的那把剧毒大刀,朝着那伤口再次砍了下去······

终于,仇中异虚脱地跪在了地上,而火燎·王则因为身体巨残而倒了下去。

现在的仇中异非常的痛苦,他体内的毒素还残留着在侵蚀他的身体,但他还是勉强自己爬到了昏迷不醒的梦梦雨身边,使用了唯一一张可以救人的幸运卡:恢复,加护在了梦梦雨的身上,他自己则······倒了下去······

(第8游,完。请期待:第9游,杀戮的原因与决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