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游 月白

    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门外的人全部趴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了。

仇中异惊觉事态的严重,瞬间严肃了起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倒下的那堆人马中,有N个使用了防护系的现实游戏道具,虽不至于受伤,但也被阎界那记恐怖的后跟踢给打到全身麻痹了。

他真的很怀疑,游戏角色与玩家角色是不是调换了?这种游戏角色,谁攻破得了啊?

郁闷中的时候,仇中异已在“夜之女王版”的阎界的带领下来到了“夜鬼”的根据地,并使用组织里的空间转移道具来到了关押着长盛青的一级罪犯牢房外。此时是下午时分,牢内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可是越往深处,微弱的光线却却越发闪耀,到了最后面的牢房的时候,光芒的刺激度达到了一流的程度。阎界知道的,她来晚了。

被关押在牢房中的,已不是叫做长盛青的女子,而是一个叫做月白的发狂精灵。而那精灵,正在痛苦地哀号着,似乎要坠落了。

咒灵术法!居然该死的是咒灵术法!

“TMD给我滚出来!你在的吧?叫做张玲的女人!”阎界突然冲牢房道的死角处喊。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我知道你最迟会在今天傍晚到的,所以我可是一宿没睡在等你呢,夜、之、女、王、大、人。”张玲慢悠悠地走出了阴影道,奸诈的外形一览无遗,“看到自己所舍弃的部分如此痛苦,感想如何?”

“你的目标是我吧?目的呢?”阎界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内心却已经在刮风下雨了,而且下的还是暴雨,而那种凶猛暴雨也浸不灭的火焰,正企图冲出她的体内,焚烧眼前的敌人。

“你早就知道了的不是吗?”张玲冷笑着。

不言自明,阎界以眼神示意张玲出去再打。仇中异也想跟去的,但被阎界阻止了。

“长盛青就交给你了。使用抉择剑的话该可以破坏牢房的。”阎界耳语了这句话后边走出了牢道。

交给他了是什么意思?她以为他是为何那么辛苦把她找来的?

仇中异看向于牢房中不断哀号着的发光物体,不知所措,只是以意念唤出了抉择剑,朝着牢笼砍了过去。当然,无效。好一瞬间,仇中异都以为阎界欺骗了他。可是下一秒,仇中异的眼见之物全部化为了白茫茫的一片,他还来不及震惊就有两个迷蒙的白衣女子站在前方的两条路上,同声问了他同一个问题----要让她停止呐喊吗?还是破坏牢房吗?

抉择?

仇中异皱下了眉头,自颜中忆那件事后他就对不确定答案的问题超级反感的。这样的他,拿到的自己的真正武器的,却是抉择剑·····吗······

前者吗?后者吗?他的目的是解救痛苦中的长盛青没错,但停止她的呐喊声并不能消除她的痛苦是事实!破坏牢房的话虽然可以把长盛青弄出牢房,但之后要如何去对抗发狂的精灵也是一个问题!怎么办?他要选择什么才好?什么才是正确的?

「怎么了?你的答案呢?」

回答“不知道”的话是不行的吧?遭了,他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啊。

仇中异烦恼着,根本没法正常思考。考虑到他的回答关系着一个人的性命的话,他就静不下心来。

「倒数计时。五、四、三、二······」

“破坏牢笼!”阎界是让他这么做的。所以,根本不需要去考虑其他的事情。

「了解。」两位迷离状态的白衣女子突然邪笑着消失了,继而出现的,是一位穿着纯白古衣的美女,窈窕的身材在**花边的长腰带的束扎下更显流畅。而当她转过了身子之后,更是露出了一张倾国倾城的漂亮脸蛋。

“长······盛青?”不对吧?怎么看都不像是人类啊!难道······又是游戏道具?

「我叫月白。」女子透明的眼眶中一直滑落着晶莹剔透的泪珠。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光看那张毫无表情的脸的话,仇中异差点以为那个是人体塑胶模特了,「我在寻找我的记忆。」

怎么回事?为什么“抉择”之后他的眼前还是幻觉?长盛青呢?眼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所谓的抉择剑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样毫无杀伤力的武器居然可以排得上A级的等级?那不是对水鸣·A·丰的狂野精的最大侮辱吗?

“对不起,我很急,必须得去救人。可以告诉我离开这里的方法吗?”仇中异实在没心情欣赏眼前的美女。关于颜中忆的记忆再度浮现,雪薇已经有未婚夫了的事实再度出现在脑里,这两件事情已经让他的精神受到了太多的打击,所以······

「这是你所希望的不是吗?所以牢笼打开了。」仿若仙女下凡的美妙女子面向仇中异,犹如陶瓷娃娃般,白皙、光滑、耀眼,却,没有半点表情,只有双眼一直在不停地流着眼泪。

牢笼······打开了?什么意思?牢笼要是开了的话,他该可进入牢笼内把长盛青拉出来的才对······原来如此,他明白了。打开的,不是实际性的牢笼,而是长盛青内心中的枷锁。所以长盛青体内的某种东西跑出来了。那么,只要把那不明物体拉出牢笼范围的话,现实中的长盛青应该也出去出去牢笼外面的才对。

仇中异二话不说,疾步上前,抓起了那纤细的手腕就往他的身后走,一直走,一直走。不消多久,白色的光景一闪而逝。仇中异的眼前,再次出现了牢笼的光景。牢笼里面,没人;牢笼外面,长盛青昏迷在了地上,而他的手上,依然牵着月白的手。

然后,毫无预警的,月白发狂似的仰天大叫,漂亮的脸蛋狰狞了起来,无尽的痛苦让她跪在了地上,悲伤的泪水直涌而下,泛黑的皮肤内青筋暴现······

坠落,开始了。

(第78游,完。请期待:第79游,仅仅是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