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游 抉择剑

    全校爆发了不寻常的骚动,仇中异很惊奇。原来是自开学后便一直旷课拒绝上学的阎界,坐到了高二(4)班的教室里,这可是校内的超S级新闻,校长与老师们感动的痛哭流涕。

教职员室内,仇中异好奇地询问邻座的万人迷教师:蓝棠花,关于阎界那事件的整体经过。不过是一个长期旷课的学生来了学校而已,有必要这么大的反应吗?活像总理莅临一样,太夸张了。

不过,事实上也差不多了。阎界似乎是省党委书记流浪在外的女儿所生的女儿,不过阎界并不知道这件事,书记也没打算与她相认的样子,只是给了学校很大的压力,校长可是整天神经紧绷到每星期都得去医院检查的地步的。

又是权力因素!原来如此,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学生,而是自己的乌纱帽啊。怪不得阎界会逃课了。没有人间的亲情、没有关怀的温暖,人的真心都被狼狗给吃了不成?他大概知道阎界反叛的原因了。

早上三、四节课没课,于是在二、三节课的休息空档,仇中异来到了高二(4)班的教室。如他所料的,一眼就可以看到阎界那个学生了。不同寻常的气势造就了不同寻常的她。不是因为外表的靓丽,也不是因为智慧的出众,是她的身上围绕着无与伦比的阴暗之气,让人怕得不敢靠近。可是,她在看到仇中异的那一刹那,却露出了好开心的笑容,差点把其他人吓到心脏停止。微风适时地掠过,更添加了阎界的妩媚。她,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不干不脆地落到了这里。那种表情,差点连不好女色的仇中异都给攻陷了。

好可怕的杀伤力~~

“哟,仇老师。找谁吗?”阎界突然朝门口来了个100%的温柔之笑,把附近的男生都给电麻了,女生们也因承受不住如此惊人的荷尔蒙而快速作鸟兽散了。

不过是个普通的微笑,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杀伤力。仇中异还一度以为自己身在仙境呢,不过也差不多了,这个世界,毕竟存在于“美少女攻略游戏”中。

“恩,找一个叫做阎界的学生。”仇中异笑了笑,定眼看向坐在门对面窗边的阎界大美女。

阎界一惊,随而又笑了起来。这一幕,再次让在场的人震惊得无以附加,差点连呼吸都给停止了。

阎界向来是一副冰山的样子的,给人的感觉就是绝对零度以下的冰冷,像现在这样犹如冰融春至的和煦微笑,是不可能出现的!

“找她做什么?被某人驱使来收集信息?摆架子说教?还是装成老好人的样子卖弄自己的贫才?”阎界艳笑着,话中的鄙视意味却是十分强烈的。

“真不敢相信那么可爱的脸蛋,说出来的却是那么恶毒的句子呢。”仇中异让开了教室门的半边空隙,示意阎界借一步说话,“可以使用你的十分钟吗?”

阎界站了起来,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位姓仇的新任教师并没有成为“傀儡”,这让她很安心,同时她也很担心,担心着这位老师会不会也有背叛她的信赖的一天。在这种尔虞我诈、权势心计的社会,他到底能保佑自己到什么时候呢?

没有多想的,阎界随仇中异来到了无人的教学楼顶。既然对方是凭自己的思想而不是被灌输的思想找上她的,她当然不排斥与对方面对面的交谈,因为谈话内容不会让她作恶,然后把她的心弄得更残。

“问一下,你为什么拒绝来学校?”仇中异倚上栏杆,直面眼前的大好风景,并没有回头看向背后的阎界,因为他知道她一定会跟着来到这里的,“当然,这是我个人想知道的问题,也会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事实的问题。”

“我以为你一早就知道了。”

微风吹过,把阎界那头秀丽的长发吹起、散落,扬起了阎界脸上的哀伤。阎界的嘴唇一颤一颤的,想说话,话到嘴边却怎么也出不去。她怕自己一旦开口说话,无助的眼泪也会一并滑落。仇中异也并不是急着要答案,当然也不会*迫阎界去说她自己不想说的事情。所以他不会回头去看此时情绪复杂的阎界。他会等的,因为他想听到阎界的真心话,而不是表面掩饰语。

“因为······不舒服······”好久好久了,阎界才轻轻的那么说,“那里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呆在那里不舒服······”虽然没有声音,但眼泪已经刷刷的自她的脸上滑落,大窜大窜滴落到地面,泛起了阵阵涟漪。

“能够······试着找一下吗?属于你的容身之处。”仇中异知道身后的人在哭,同时也知道这种时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正确的。

“那么你怎样呢?可以当我的容身之处吗?”

背后传来的话给了仇中异的心灵莫大的震撼,让他不自觉地转过了身子,对上了那双盈满泪水的透真双眸。他不知道此刻该回答什么,他怕自己给的答案会伤害到对方。颜中忆那件事已经够让他伤痛的了,他不能再······

到底什么答案才是正确的?YES吗?NO吗?还是巧妙地避开问题?

“它就在你的身后,拿起它吧。那是属于你的了。”阎界转过了身子,抹去了眼角剩余的眼泪,重新用冰冷的外表武装起了自己,仿佛从一开始就没软弱过的样子。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仇中异一惊,看向身后的栏杆处。

阴寒的冰气笼罩着虚幻的剑身,剑柄上雕刻着的花蕊向四面伸展开,开启了一层又一层的幽蓝玄宫门,把空气映得深沉。剑刃因为剑身上时而滑落下来的寒珠的滋润而显得越发冰寒。它,总体给人的感觉就是—阴寒、邪恶!仔细一看剑身上还雕刻着精致的繁杂文字,剑身上的幽蓝光估计就是它们所发出的。

仇中异不自觉地伸出手去握住了那把剑。那一瞬间,巨大的寒风一扫而过,围绕着剑身的冰寒冷气消失了。不,不是消失。它,化成了剑销,封住了剑的邪气。

“这是?”为什么“美少女攻略游戏”中会出现杀伤性武器的?

“抉择剑。一直困扰着你的选择的,就是它了。”说话之时,阎界已站在楼梯门前了,“可以回答我了吗?你,可以成为我的容身之处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一个人幸福。我······”

“够了,我已经得到想要的答案了。”

“喂!可以反问一个问题吗?”仇中异追到了楼梯门那,朝楼下的眼阎界喊,“你到底是谁?!”

阎界一惊,停下了脚步,望向楼上的仇中异。她没想到仇中异会那么问。而她很清楚地知道,仇中异问的并不是她在这个游戏中的身份。

“等你当上神之游戏宗家的时候就会知道的吧。”阎界笑着,潇洒地离去了。

(第70游,完。请期待:第71游,夜鬼与白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