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游 最终BOSS

    大哭了一场、怨骂了一通之后,仇中异再次回到了教职员室,那时已过下班时间,于是他收拾了些东西就回去他在游戏中的家了。这个游戏中的世界与他的故乡世界很像,普通、平凡,他很怀念,但是也很厌恶。

想想,他居然在那个水鸣·A·利面前失声痛哭了,真是有够丢脸的。

晚霞把仇中异照得通红,正好掩饰了他此刻的哀伤心境。他没精打采的在路上闲逛着,忆起了两年多前的事情,给了他心灵莫大的冲击。好像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他封闭了自己的爱、恨、情、仇,抹杀了自己的才、智、柔、俊,把自己镇压在一个普通的躯壳中,打算就这么过一辈子了。

呐,颜中忆,他喜欢上别的女人了,可以吗?

没有答案,死人不语;没有结果,悲伤无尽。

“阎界,你给我差不多一点!任性也给我有个分寸!”巨大的怒吼突然从街角处传出来,震煞了路人。

仇中异好奇地挤过人群,想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后,他见到了同个学校同各年级的刘教师,那个教室的面前站着一个穿着本校校服的女生,墙角的阴影罩住了她的光辉,看不清她的脸孔,但是她眼中透出的极度鄙视与不屑的感情,穿过了重重阴影,传达到了仇中异的心中。

“对啊,我就是任性,怎的?”女子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的班主任,“搞清楚一点!现在可是放学时间,你TMD少给我在这里摆老师的架子!!”

“你······!!”刘老师气不过,右手的巴掌眼看就要扇下去。

被困在街角处的名叫阎界的女子无处可躲,只能用两只手腕进行防御。可是预料中的痛楚却没有袭来,睁开眼一看的时候,她的面前,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影,抓住了那只想要掴她的脸蛋的粗手。

“你在干什么,刘老师?”仇中异的眼睛眯成了狭缝,危险性十足,“体罚学生是犯罪的吧?!”

“你这个暴力教师有什么资格说我?!”

“是格斗!格斗教师!!”仇中异一个过肩摔把那姓刘的老师给甩了出去,赢得了路人的喝彩。仇中异拍了拍手,转向了一旁的女子,“没事吧?”

“面对那种人,我可能会有事吗?”女子连哼了两声,捡起地上的书包一把甩在了背后,“嘛,还是多谢你。”

不坦率的家伙······刚才明明吓得半死······毕竟是女孩子啊······跟那女人好像······老是逞口舌之快······

仇中异也没有想得过多,就这样走回去了。第二天清早,他照往常那样散步去学校,然后,在全长四万米的巨型天桥低下的桥洞里,他看风景时偶然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感兴趣的他趁没人经过的时候敏捷的后空翻落到了桥洞内,把里面的人儿给吓得不轻。

“老师,你在跟踪我吗?昨晚的事不是偶然?!”阎界厌恶地盯着仇中异,毫不掩饰鄙视之意。

“天地良心,偶然就是会这么凑巧地发生啊!”仇中异两手摊开,作投降样。

“就算是这样好了。您、就、不、知、道!什么叫‘女子闺房不可闯’吗?”阎界给了仇中异愤怒的一拳,可惜没什么威力,在仇中异的眼里就是静止的,仇中异很轻松的便躲过去了。

仇中异干笑着,并没有走人的意思。他昨晚一夜合不上眼,所以一大早就出门了,现在没地方打发时间啊。

阎界吁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了,她干脆无视掉仇中异这个人的存在,着手准备新一天的开始。漱口、洗脸、换衣、煮饭。对,就是在这里煮饭,不过是在另一个桥洞内。这段时间,仇中异把阎界的“闺房”给扫射了一遍。

里面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房间”只使用很普通的席子与贴纸铺了一层,但里面有饮水机,有小型电视机,有床单······看得出来虽然简陋却住得很舒适,阎界这个人,应该是无论到哪、出于怎样的困境下都不会让自己受苦的类型。也可以看出,阎界并不是在玩贫穷游戏,因为,这里有“家”的感觉,这里就是那学生的全部了。

“老师,您也要吃早餐吗?”阎界从另一边的桥洞内探出了头。

“当然。”仇中异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了。其实他所表达的意思是:一天之计在于晨,早餐当然是要吃的,不过没想过要在这里吃。他忘记了自己现在是在阎界的“家”中,这么回答就表示要求被招待了。猛然醒悟的时候,话已经收不回来了,他也懒得特意去收回来,干脆就将错就错了。

女人所做的早餐,他有几年没吃了呢?

仇中异绕到了阎界的“阎界”,开动了。出乎意料的,清粥配上青菜,好吃得竟让他热泪盈眶。菜色本身并不怎么特别,是那种“吃的幸福”与“做的快乐”所混杂出的幸福感让他感动的。

好看的言情小说

“阎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生活的呢?不回家吗?”仇中异有点好奇,边吃边问。

阎界的眼睛一沉,敌意骤升,语气不善:“别搞错了!昨晚的回礼已经还给你了,现在的你可没有任何资格干涉我的任何东西了!!!!!”

仇中异被这突如其来的怒气给吓得后退了一步。要不是他以前经历过类似的窘境的话,此刻的他绝对会被吓到走人。对,他经历过类似的情景,所以他知道阎界现在只是受惊状态,没有任何过激情绪。

“是出于我个人的好奇,我不会把这情报‘出卖’给任何人的。发誓!”仇中异像没事样的换上了一张笑*的欠揍脸,他知道阎界的顾虑。曾经受过一次伤的女人,在经历第二次类似的情景是会露出恐怖的防护界的,他可以理解。阎界是内柔外刚的类型,正因为是这种类型,外壳才会那么坚硬,只为了保护好脆弱的心灵。所以,不能对她做三件事情。

一,绝对不要自己去敲她的外壳,也不要随便踏入她的心之防线。

二,只能个人去接触她,不能以团伙的或者露骨的形式去接近她。

三,不要未经过本人的同意把其情报出卖给第三方。

“你是学习成绩很好的类型吧?长得很漂亮、很有风度,不像是会流落到这种地方的女人吧?所以我稍微好奇了一下。就只是这样而已啦。”

“真的······就是这么潦倒的类型呢,哈哈。”知道仇中异并不是被某人“派”来问些让她厌恶的事情的阎界,放下了心防,悲哀地笑了起来,“我自幼丧母,一直相依为命的父亲在两个月前因为劳累过度而去世了。回到了‘自由之身’的我觉得租房子住太麻烦了,又考虑到经济上的问题,所以就跑来这里了啊。”

仇中异一惊,他没想到事情会那么严重,也没想到阎界这个女生会如此坚强。那么,造成了她的反叛性格的,是······家人的死吗?

“而劳累过度的原因······是我。”阎界低下了头,转过了身子,望着波光嶙峋的河面,不自觉的泪水盈眶,“我家一直很穷,父亲为了供我读高中一直干着劳重的体力活,毕竟没什么文化呢,哈哈。我见父亲很累,便私下去打工,打算自己赚取自己的生活费好减轻父亲的负担。但是打工的事被发现了,刘老师跟踪我,发现了我打工的证据,告诉了我的父亲,说那样会影响我的学习,还大肆责怪父亲。于是父亲阻止了我的打工行径,兼职了三份工作,到最后竟过劳而死在了自己的岗位上······”

仇中异无语,此时此刻,他不晓得要如何去安慰这个女人。

“老师,告诉我吧。世界上重要的,只有学习吗?为了这个可以牺牲任何的一切吗?”阎界看向仇中异,一脸的哀伤。

“在我看来,重要的只有一颗体贴的心。你可以憎恨任何人,你可以怨恨任何事物,你也可以选择与世隔绝来逃避这所有的一切。但是,千万不要让任何人污染了你的心。······走吧,该去学校了,我先上去等你。”仇中异站了起来,单手抓住洞檐,翻转跳跃上了桥面。此时桥上已经人来人往的了,但没人敢上前询问一脸黑气、杀意十足的仇中异他刚才到底在桥下做什么。

重要的······只有一颗······体贴的······心······吗?

阎界笑出了声来:她的生活方式并没有被否定,她的信念被认同了!仇老师对她的好,不是装出来的,不是*出来的,只是单纯的出自对她这个人的关心!

阎界想了想,还是把她胸口处突然出现的“BOSS”号码牌给摘了下来,藏到了洞内。没错,她就是仇中异所要攻略的第五位美少女,最终BOSS,隐性角色的······阎界!

(第69游,完。请期待:第70游,抉择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