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游 似曾相识的情景

    他应该没有看错吧?多了一个“1”字······那个叫花荫的女学生,就是目标一号?总觉得心情复杂啊。而且他的眼镜上显示着几个血红大字:让她为了你而死。开什么玩笑?!

“你们几个!再敢闹事就宰了!听见了没有?!”仇中异不自觉的一肚子火,而且把火气投向了那帮年轻气盛、全身多处於痕的男学生们。

“说什么?你这个空有外表的······”气不过的某位男学生刚想顶嘴,仇中异猛地一个后腿扫射,在教室内扬起了好大的龙卷风,不过很快便因脚劲的停止而散去了。

仇中异的皮鞋尖顶就顶在那位男学生的脖子上,只要再向前1cm,男学生绝对会向后飞出去。刚才的那一记后腿扫射真是又快又猛,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得目瞪口呆。

“明、白、了、吧?”仇中异的语气依然很轻,却多了一份恐怖的意味。

男学生木讷地点了点头。仇中异满意地收回了脚,转身整理好仪表后便走出了教室。耗时两分,一起室内殴架事件便被完全摆平了。仇中异赢得了校长以及学生们的大力赞赏,但很多教师无法苟同这样的“劝架”方式。若一个不测,可会酿成严重的师生问题的!

仇中异也没理会其他人的指指点点,他自有他的做法。不管经过如何,结局就是一切,这可是社会的定律!

教职员室内,仇中异坐在了自己的桌子前,翘起了二郎腿。蓝棠花老师有点顾虑地走到了仇中异的旁边,温顺和平的性格使她无法把事情看做不相关。

“仇、仇老师,您、您这样不着痕迹的做法不太好吧?”

“为什么?事情圆满解决了啊!”仇中异翻开了历史课本,开始准备明天的讲义。不知怎的,他就是知道这位蓝棠花说的是刚才的事件。

“个、个性太强了,每个人都会看你不顺眼的!”蓝老师的柳眉皱了下来,“别说什么‘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种话,社会上99.9%的人都不会认同的,特别是当你比她们优秀的时候。所以······”

“蓝老师!你似乎对那句话深有体会?”仇中异质疑的笑起来。当然,只是开玩笑,因为他不想就这个话题谈下去。可是,偏偏的就是说中了。

蓝棠*下一惊,尴尬的连忙走出了教室。于是仇中异遭到了更多的白眼。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蓝棠花老师是那种纤细的类型,任何恩怨情仇都会记得一清二楚的评判型,刚才的那句话说不定会被她记恨一辈子。他该庆幸蓝棠花是游戏中的人物,游戏完了就可以说BYE-BYE了,不然就有得受了。

诶,失策。看来他的第三关,前途多灾多难啊,

烦躁地揉了揉头发,仇中异还是无法忍受这种沉闷的环境,他放弃了备课,转而到楼下呼吸一下清新的空气。然后,*场上,一个华丽的身姿吸引了他的视线。那飞动着一头俏丽短发的身姿,以11秒5的成绩冲刺了一百米,像是这个学校田径部的主将。不过真正吸引了仇中异眼球的,是那靓丽身影胸前的“”字号码牌。然后,他鼻梁上的眼镜自动读取了那身影的相关信息。

颜晓月,18岁,成绩一般,体育全能,家里是开机械维修厂的,在机器的维修方面很拿手。嘛,不知道跟小D比起来谁比较强呢?

既然颜晓月是第二号公路测目标,仇中异当然是先上前去打哥招呼。

“哟,田径部的主将!真拼命呢。不是已经高三了?”资料!他需要更多的资料!

“啊,您是仇老师吧?全名跟身世都一团谜的,明明是教师却是格斗型的,一直怀疑您为什么不干脆点教体育。”

额······无语······他早该想到的,花荫与蓝棠花都是那种不好惹的类型,二号该也不是什么“正常”的类型的才对。

仇中异沉闷地低下头:他所在的世界里的女孩子们可不会那样说话的,这种回话是闻所未闻的啊!这时候该怎么回话才好?!

就在仇中异苦思冥想之时,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是他班里的学生,还好几个,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似乎找他这个班主任有什么急事,气喘得说不成话,只能示意他往教学楼的楼顶上看。

仇中异狐疑的往上看恰好看到花荫惨笑着从顶楼后仰下来的那一瞬间。

那仿若绝望而又安详的笑容,那任命而又哀伤的表情,那径自后坠的身姿······在在冲刺着仇中异的心灵。他不顾众人的眼光进入了风道,一下子就来到了教学楼的底下,成功的在花荫落地前接住了她的身子。再往上看时,他看到了利的身影,还很不巧的看到了利那得意的笑脸。要不是他怀里还有人让她无法放下不管的话,他现在绝对会给利一拳的。不,至少十拳!

“没事吧?”仇中异皱起了眉头。

“没死成吗?”花荫无声地流下了热泪。当然,她不可能会感谢救她的人的,她还很难得的自己亲自动手打人了,“为什么要救我?!你知不知道我死了的话‘花蝶香水’就有救了?!”

火辣辣的五指印如灼烧般痛,仇中异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但是他看到花荫的倔强泪水时就一肚子火。

“明白了。也就是你家的企业处于滑坡状态,水鸣企业可抑制住你们不过条件是你得为他而死,对吧?”仇中异低下了头。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他那火红的双眼已因为愤怒的色彩而染成了深黑色。他现在的愤怒无与伦比,让他不自觉的犯了仇家的家训:不可动手打女性。

“啪”地好大一声,花荫的脸上多出了一个火辣辣的手掌印。

“说什么为了救家族企业!那难道不是你的自我逃避吗?有什么事是非得用死才能挽回的吗?!你只是在逃避不是吗?!你想逃避家族企业的负担与世人的冷眼,是你自己无法面对家族企业即倒闭的现实而已不是吗?!害怕自己的软弱,害怕自己的受伤。那难道不就是你吗?!少惹我发笑了!!!!!”仇中异怒吼,声音之大贯彻天际。他从没有如此愤怒过。

眼前的这个学生,跟三年前的她说了同样的话,做了同样的事。他无法饶恕,无、法、饶、恕、啊!!!!!!!!!!!!!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第66游,完。请期待:第67游,他,逃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