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游 幸运!Or 苦命?

    仇中异自觉实力不弱,打败过火燎·王和十六位黄金圣骑士,打和过火燎·D·冥羽,虽然靠的都是运气(与杰威·C·雅的那一战姑且不提)。但是再怎么说,他也没有垃圾到需要特训的地步吧?他又不想当上游戏宗家,他没兴趣!游戏什么的,玩得高兴就好了嘛!

----当不上我就杀了你!----

艾特当时是这么说的,还用“捕捉灵”把修米给绑走了,就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该死的地方。也不知道沙漠入夜后的寒冷程度,起码也得给他一床棉被啊!小D那家伙,他小时候多次带他玩游戏的恩情都给他忘得一干二净的,很好嘛!回去那边的世界后绝对要好好修理他一顿(小D在这边的世界是用的是血精灵的身体与能力,仇中异打不过)!那家伙,居然在他面前笑嘻嘻地走人,还要他趁今晚一个人的时候好好想一想送他回去的方法。气!他会想才怪啦!还有艾特那家伙临走前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注意地势环境,今晚的任务是观察与应对。----那什么乱七八糟的?!

仇中异还想抱怨什么之时,整片土地都震动了起来。仇中异以为是地震,但很快他就知道不是了。因为他的脚下,突然窜出了一只巨型砂石兽!是那种毛茸茸的嘴巴两边长有尖锐利齿的、圆圆的黑灰眼睛是危险级别的、全身黑黑的有N只脚的大过一个成年人类二十倍以上的虫!对!就是虫!

危机!

靠!战斗员性质的梦梦雨与小布鲁都不在,可以转变他的战斗员属性的修修米也被绑走了,更惨的是,他仅剩的三张幸运卡也被艾特搜走了。现在的他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可用的东西,而面对的却是一只超危险级别的食人砂石兽虫!他的脚下现在可都是沙!方圆一万米内都是砂石兽的地盘,他哪逃去?

这是死亡训练?----注意地势环境----是要他明白他是绝对无法用逃的?----今晚的任务是观察与应对----是要他收拾掉眼前这只怪物?让手无缚鸡之力的平凡人去做那种事,所以才说天才就是这么惹人厌啊!!!!!他不被吃掉就算好了!

逃!

仇中异拔腿就跑,但他脚下的黑色沙粒开始流动,流向砂石兽的方向,形成了巨大的沙坑:他陷进去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砂石兽虫那毛发密布的爪子毫不客气得披头就朝仇中异砍来,仇中异凭借着惊人的运动神经勉强躲过去,总算避免了被切割的情况,但随着流沙的速度加快,他再次面临着被生吞活剥的危险!

没有时间去抱怨了!仇中异迅速观察着周围的地形与物体,但,这种沙漠中既没有绳子也没有树枝,没有任何可以拿来用的东西。有什么、有什么可以用的没?!

仇中异拼命的在急速流滚中的沙粒中往上爬,但丝毫没有向上的趋势,保持在现在的位置已经是极限了。再这样下去的话,他就得GAMEOVER了。

就在这时,仇中异被埋在沙粒中双手抓到了什么,拿出来一看,赫然是一根黑色的长肋骨,吓得仇中异一不小心给扔掉了。对,他丢掉了唯一的抵抗武器!他丢掉了唯一未腐败的骨头!他丢掉了唯一的抵抗武器!他丢掉了可以活命的机会!

没办法,仇中异只能咬紧牙关,向骨头飞出去的方向跳向了沙坑的中央,虽然靠着地心引力追上了他所扔出去的长肋骨,但砂石兽也适时地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密密麻麻的尖锐牙齿,小小的一根长肋骨当然不足以跨越那大口以避免仇中异掉下去,那嘴巴的宽度实在惊人!千钧一发之际,仇中异想到了洗衣机的工作原理,把身体快速转动起来,偏离了那大口,踏到了砂石兽的嘴唇边上。不可思议的是,设砂石兽并没有下沉的趋势。也就是说只要他的落脚处不是沙粒的话,他的身体就可以按照他自己的意志自由活动!

仇中异迅速跑到了砂石兽虫的眼睛处,用手中的长肋骨狠狠地刺了进去。砂石兽虫痛得大叫,那声音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差点让仇中异重心不稳。之后,砂石兽虫挣扎着跑出了沙坑,流动的沙粒也终于停了下来,仇中异解除了自身的红色警报,改为了黄色警报。

哪怕把砂石兽虫赶出了它的沙坑,但是这里还算是它的地盘,仇中异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再说了,他们的体积、力气以及战斗力方面都差远了,劣势根本无法扭转。

----注意地势环境,今晚的任务是观察与应对----

艾特临走前的那句话再次回响耳际,仇中异不自觉地一肚子火。虽然他很不喜欢照着别人说的去做,但性命悠关的现在,也由不得他挑三拣四的了。

注意----注意----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黑色的沙漠,他到底要注意什么?!等等,那边好像······

仇中异往不自然的地方跑去,砂石兽虫追了上去。

那是一片黏答答的沙泥地,颜色较其他的沙石地要暗。不知为何的,虽然仇中异从来没有见过那种东西,“沼泽”二字却浮现在脑海里,他也没有去验证那想法的真实性,迅速绕过了那片沙泥地,并用手中的长肋骨扔向了砂石兽虫,把它激怒好让它直冲过来、不至于跟他一样临时转弯。

他成功了!但是!砂石兽虫的体积太过那片沙泥地太多,它没有陷进去,最后还爬了出来,触爪一把挥向毫无防护能力的仇中异。仇中异双手护头,吓得脸都绿了。可是痛楚却没有袭来。当他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那砂石兽虫已经被风度翩翩的艾特给收拾掉了。仇中异悬在空中的心也总算落了下来。

艾特刚才,使用的应该是透明的荆棘鞭吧?为什么叫他不能用的同时自己却在用?!

“嘛,勉强算你通过了培训测试吧。”艾特收起了那条浅蓝色的透明荆棘鞭,“那么,开始今晚的正式训练吧。”

“轰!”世界暗下来了----刚才的,只是前往地狱的序章而已吗?!

(第8游,完。请期待:第9游,可怕的神之游戏宗家级人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