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游 动心一刻与紧急一刻

    “夺权游戏”第二个闯关地域:烈火地域中,激烈的刺眼白光投射到了整个烈火地域,引来了好几支好奇心旺盛的上级队伍。白光持续了好长时间,把这个地域生存着的肉食性动植物与烈火龙都一并吸引了过来,仇中异等人现在可以说是穷途末路了,唯一庆幸的是那些生物都怕光,有白光在就不敢靠近。上级队伍对不明之物也没有勉强靠近查看,情况还不至于太坏。可渐渐地的,白光要消失了!!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烈火龙的全身翻滚着沸腾的熔浆,熔浆滴落之处全化为了三无之地,仇中异等人吓得缩紧了脖子。他们的四周被众多肉食性动物包围着,更外面还有好几支上级队伍在虎视眈眈,想杀出一条血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从空中开逃也不太现实,使用翅膀的烈火龙更难对付!完蛋了啦!

众人哀叹。白光彻底地消失了,烈火龙的喷射火焰眼看就要落下,众人吓呆了。可是喷射火焰却没有落在他们的身上,中途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吸收掉了。

“为什······么?”说话的,是一个穿的全白的帅气男子,柔顺的水蓝色碎细发十分惹眼。他对自己的出现感到十分吃惊。

“为······什么?!”梦梦雨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使劲搓揉着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仇中异吓得直退了好几步:不会是来找他算账的吧?因为梦梦雨被绑架过,现在又受到烈火龙的攻击······他很明显的对艾特食言了。

“认识?”小D不解。

“哇!”爱美和罗伊同时尖叫起来。

没错,眼前这个帅的一塌糊涂的蓝发男子,就是那个神之游戏宗家第一候补的圣伟达·A·艾特(6)!

众人不明所以,而更不解的,还是艾特自己。神之游戏宗家候补是不被允许进入游戏玩的,因为对其他游戏玩家来说太不公平了,所以他是不可能进得来的才对,何况还是早已人满为患的正在比赛中的游戏!何况还是以17岁的身姿!

“雪薇,你对我施加了什么术法?”艾特的目光投向了一旁惊艳不已的梦梦雨。网护灵通过了法术的检查就证明那法术不会对他造成危害,但是他还是要先问清楚。

“难道是······”因为刚才那张“愿望”幸运卡的缘故?仇中异气结,“梦梦雨,你到底许了什么愿?”

梦梦雨没有理会哀怨连连的仇中异,她的视线已完完全全地定在艾特的身上了,双眼早成了心形。看来梦梦雨的坏习惯又来了:帅哥控。

“哇!超级大帅哥耶!你没希望罗。”小D调窘道。

仇中异一个手肘打下去,小D同学当下抱紧了肚子蹲在了地上。

“那是她的亲哥哥!这个世界第二强的实力者与权力者。”仇中异看向雪薇那兴奋的撒娇之态,心里很不是滋味。

“圣伟达·A·艾特?!”小D听林灵·F命提到过,那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威望人物啊!“话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烈火龙来了啊!!!!!!!!!!!

陷入了N多凶猛怪兽的包围中的众人已经有了留下遗书的觉悟了。但艾特的右手一挥,四周围的动植物全部化为了碎片,烈火龙因为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而后退了一步才得以幸免遇难。

艾特笑了笑,看向烈火龙那凸挤圆黑的眼睛,挑衅意味十分强烈。从刚才的本能退缩中可以看出烈火龙的的智慧、或者该说是本能战斗值,绝对不低!于是艾特的这一举动,成功吓退了烈火龙。

“55,沙鲁大人还是魔人布欧大人,您为什么不把佛利萨干掉啊?”仇中异非常大的意见全部转换成了摇摇欲坠的泪腺。

“哈?”艾特皱起了眉头,对仇中异的脱线行为不解,只能以眼神示意其他人帮忙解说。

很可惜,除了一个世界过来的小D同学以外,其他人也不知道仇中异所表达的到底是什么。好心的小D同学为了让众人较好的理解,使用了DP(战斗值)来比喻。意思就是,艾特大人的DP明明强过烈火龙那么多,刚才为什么不干脆把烈火龙给干掉。

仇中异猛点头。

“猎杀烈火龙,那是你的破关任务吧?我为什么要杀它?”何况他来到这里本来就是意外,要是这是被其他人知道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得吃不完兜着走!

“但是破关条件是您啊~~~~~!”仇中异继续发挥眼泪攻势,“我不是赛亚人,也无法变身成为超级赛亚人,当然也就不可能干的掉佛利萨SAMA(大人)啊!!!!!”

艾特看向一旁的小D,希望他能再次讲解,可是小D同学却摊开了双手猛摇头,表示仇中异已经没救了,可以54掉了。艾特“嘘”了一口气:八年了,久违了的游戏世界。突然,他警觉到了什么,立即张开了防护网,当然很细心的把网的颜色换成了白的。

几乎同时的,好几支上级队伍来到了附近,队突然出现了身影的某支队伍起了很大的疑心。

“REDSKY”的队长:火燎·D·冥羽在看到了同样神情的“泪,不语”的队长:透·E·亮的到来之后,很肯定“下一个年代”的家伙们就在那防护网的后面了,于是他手中的审决剑顺势就要落下去······

“幸运星,使用‘强制’的幸运卡!”艾特定眼看向不远处战意浓烈的冥羽(里面可以看见外面,但是外面看不到里面),自知在“夺权游戏”中审决剑的恐怖,他又不好加强防护网的威力,被认出身份来就不好了。说是那么说,那个一脸奸诈地笑着的亮,肯定已经察觉到什么了吧,“快点!”

幸运卡就剩五张了,真的要在此用掉五张中的唯一一张强卡吗?

仇中异犹豫之时,审决剑已落下,情急之际,仇中异手中的“强制”幸运卡自我发动了。到底是审决剑破坏防护网在先还是仇中异的“强制”脱离的效力在前呢?艾特的身份会暴露吗?

(第6游,完。请期待:第7游,培训资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