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游 对峙

    平滑无圈界、植物绝迹的空中大平台,那时龙煌特意为这场战斗所设下的平台。平台的四周围被“幻影膜”(游戏道具之一)所覆盖,无视空间场合连接到了地面的大草原,不会被走在这片草原上的任何人发现的才是。仇中异要不是使用了“神眼”这个游戏道具和“波长同调”这个游戏技能,可能也搜不到这里来。

“我已经消灭了你二十九个‘分身’了。拥有同样波长的,就只剩下站在这里的你而已了。你,是本尊吧?”仇中异的弑魔刀刀尖,直指远处的龙煌脖子,威势十足。

“是不是本尊,你亲自试验一下不就得了?”龙煌抓了抓头发,低头笑了一下,便猛地使出“空踏”,从空中向仇中异发起了突袭。

仇中异眯起眼睛,一个“影步”,轻松躲过了那一击,后反身挥刀,本想给龙煌出其不意的一击的,没想到只挥下了一丝头发,让他错愣了下。一击不行便换另一击。仇中异马上使用“盾步”,一边消去行踪一边急速*近龙煌,待到龙煌的面前后猛地刹车,后转身要突袭。就在那一瞬间,他眼前的龙煌,消去了身影,不知何时转到了他身后!

仇中异放弃了转身突袭的动作,转到一半的身体侧腰弯了下来,顺势刀子上挥。仇中异以为他砍中了敌人的,谁知道,那却只是个幻影!真正的龙煌,趁着这个机会用“踏步”(三大步伐之一:主要用于低空行走)来到了仇中异面前,给了仇中异的腹部狠狠一拳,把仇中异打飞了出去,撞坏了好几根石柱。那不是人类该有的力气!

仇中异自地上站起来,一脸狼狈,他愤恨地用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忽然全身笼罩在白色的光芒之中。仇中异,一头柔顺的及股白发,双眼呈弯月状般红中带黑,帅气的战斗服装仿佛闪烁着神圣的光辉似的不时呈现出无形状态,把弑魔刀的那凌厉气势都给比下去了。

没错,那才是仇中异真正的样子,真正的形态!

“你,果然在那个时候就死了吗?谁带你过来这边的?又是谁把你制作成游戏道具的?”仇中异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并没有正视对面不远处的龙煌。

龙煌跟着叹气,落寞地笑了起来:“我跟你说,现在的我,既是游戏道具,又不是游戏道具。”

“什么意思?”仇中异把双眼眯成了一条缝,恐怖极了。

“赢了我的话再告诉你。”龙煌冷笑了下,失去了身影。

仇中异知道的,龙煌使用了可消去存在感的技能:影遁!仇中异迅速闭上了眼睛,用“波长同调”的技能去摸索龙煌的所在,不久后他就发现了波长震动点,猛地把刀扔过去。可惜,刺中的只是个幻影,同一方向换来了龙煌的“毒绳”。仇中异条件反射地多向另一边,没想到正中龙煌的下怀。

如蛇般可凭自身意识游动“毒绳”,把攻击的尾巴移向了左边,在尾巴碰到仇中异的那一刻迅速圈了起来,绑住了仇中异的同时开始向仇中异的身体注入毒素。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那些毒素没进入仇中异的体内就挥发掉了,毒绳也在同一时刻失去了主性,变成了普通的草绳。

原来,被毒绳圈住的不是仇中异本人,而是仇中异利用“水晶牢笼”的特性制作出来的假人,毒绳被水晶牢笼所困,连带毒气一起,被水晶牢笼内的“波长同调”给吸收了。仇中异就是利用这种方法消灭了龙煌的那另外二十九个分身的。

小书亭

“居然在一瞬间把规则形态的‘水晶牢笼’做成了自己的样子,真是可怕。”龙煌拍手叫绝,“我的攻击性武器本来就已经很少了,你现在还毁了我的‘毒绳’,真是过分的人呢。”

“抱怨归抱怨,攻击一刻都没停过不是吗?”仇中异冷哼着,“没用的,无论是‘坠花香’还是‘坛魂香’,对现在的我来说都是没用的!”

龙煌“却”地一声,无声无息地收起了身后的香坛。无形无色无味的香气对仇中异都无效,只能想到是仇中异身上的那层白光所为了。

龙煌暗下了眼睛,放弃了战斗姿势,站直了身子。下一秒,他的身后多出了三个人形。那时黑之龙:黑,暗之龙:暗跟皇之龙:皇。

仇中异皱下了剑眉,立即在自己的四周围建起一个“水晶牢笼”。不久,黑之龙与暗之龙组合而成的深层黑暗侵蚀了这里,整个天空广场,除了地面之外,都化为了尘埃。这里黑抹抹的一片,除了“水晶牢笼”内,什么都看不见,仇中异也无法利用“波长同调”感应到什么。更悲惨的是,皇之龙在这片黑暗中醉了规则限定,进入到那片黑暗中的一切,都得按照那个规则进行。例如,规则限定为了只能黄色的花进入,那么除了黄色的花之外,里面的任何一切都会毁灭!

“怎样?后悔没带自己的游戏道具过来了吧?”黑暗中的龙煌冷笑着。

“那帮?我记得阎界、颜中忆和洁都在你的‘时间棺’里沉睡着不是吗?”仇中异不爽地说。他现在正在脑力快速演算着可以破解眼前这一窘境的方程式,为此耗损了一百万零九十九个脑细胞,却得不到想要的结论。

“不是还有小D和修米?啊,正确的来说是坠落的血精灵和风之女王才是,毕竟小D的灵魂已经不再血精灵体内,修米也已经进化了呢。”龙煌不是滋味地说。

没错,没有变。从以前到现在,呆在仇中异身边的人都可以得到“进化”与“救赎”。仇中异,宛如神一般的存在,本身就充满了奇迹。说来可笑,无神主义者的他,居然也认可了那种说法。

龙煌也很想呆在那样的仇中异身边,但是,他不允许自己那样做。在仇中异的光芒庇护下所得到的“进化”,远远不及仇中异本身的进化,这样他就永远达不到仇中异的水平,永远无法与仇中异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去看同一程度的事物。所以,他变了,他叛变了,为了现在的一战,为了与仇中异的这一战,为了测试自己所达到的境界,他血本无归、不惜一切!

已经,什么都舍弃了。所以,仇中异,非死不可!

(第18游,完。请期待:第19游,十二时零分零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