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游 二月一日

    叛乱者在X区设立的真实游戏被破解了,元老院拿到了叛乱者设置在那个游戏里面的“投向协议书”和“世界程序主控线路密码”,世界又恢复了和平。那以后一个月,被毁灭的城镇在全民及他们的现实游戏道具的努力奋斗下,几乎都重建好了。人们又开始了有说有笑的新的一天,好不热闹。

世界RPG后死亡的、重伤的人都复苏了,唯独仇中异,至今仍没影子,叛乱的幕后黑手:龙煌也没出现。这次的叛乱事件至今依然在调查中,调查团也有进入N区调查,但是N区里的居民居然都是龙煌所设置的程序形态,让世界震惊。之后调查团也迟迟未能得到进一步的线索,调查陷入了僵局。到最后,事情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如果龙煌真的要叛乱的话,那么一大批恐怖级别的游戏道具完全可以摧毁这个世界的,何况游戏总线路的控制权还在龙煌手里。但是龙煌却没有那么做,还把游戏控制权还给了元老院,对元老院的违规游戏闯关法也没有任何追究??????结果,这次的叛乱,叛乱者并没有得到任何东西。

“哥,我去上学了。”圣伟达?雪薇笑着离开了家门,与小D一起,使用最新型喷射飞翔翼往圣宇学院的方向飞去。仇中异失踪的这段时间,人类形态的小D暂时顶替了仇中异的名额,进入了圣宇学院就读。

“路上小心。”圣伟达?A?艾特朝雪薇点了点头,转身回屋,开始准备去蓝宫处理份内之事了。在世界和平之后,他的工作也轻松了不少,只是有什么东西一直缭绕在他心里,让他郁郁寡欢,“纤纤,我们也走吧。纤纤?”

艾特一连叫唤了好几声,但是纤纤既没有现出形态、也没有半句回应。好久好久了,纤纤才在错愣中惊悟过来,不自觉现出了形态,跟艾特一起来到了A区最具权威的行政大楼----蓝宫。今天一整天纤纤都表现的很不寻常,终于引起了艾特的关注。

“怎么了?”艾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身体机能出现问题了吗?”

“没事。”纤纤皱着眉头说。她确实没事,有事的是这个世界!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有事瞒着我吗?你以为我们认识几年了?”艾特好整以暇的叉腰跺脚,开始不耐烦了。他有预感,纤纤接下来所说的,会是一直困扰着他、让他闷闷不乐的事情!

纤纤无力地跪坐在地上,全身发抖,泪流满面。她想说点什么,可是什么都说不出口,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好不容易说出了话,话却断断续续地根本连不成句子,过度压抑的结果,便是大量吐血,被紧急送进了游戏道具的专门治疗机构。在进入手术室的那一刻,纤纤说出了四个字:二月一日??????没错,今天是一月三十一日,明天就是二月一日,可那代表了什么?二月一日并不是什么大节日,也并非什么重要人士的诞辰,更不是什么大型建筑的完工纪念日。那么,二月一日到底代表了什么?

很快的,圣伟达?A?艾特就明白了,明白了“二月一日”这四个字的意思。那天凌晨0:00,雪,下下来了。每年的冬天这里都会下雪,下雪并不稀奇,问题是雪性,不是自然的,而是人为的!

雪下得很大,犹如鹅毛一般布满天空。他们悄悄地、慢慢地从天而降,点缀着万物,仿佛一个个小天使下凡来了。它们给大地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给房子穿上了银装,把道路染成了带子,踩上去嘎吱作响的,如协奏曲一般。可惜,那并非天使的旋律,而是恶魔地奏灭曲。碰到了这些雪花的生命,全在一瞬间结成了冰雕!

世界再次陷入了混乱,紧急避难处到处打开,完工不久的建筑全被雪给掩埋了。大雪再这样下下去的话,这个世界的人会有半数以上死亡的。这种自然灾害远比人为的灾难要恐怖得多,因为无法反击!

似乎早料到会发生这样的大事似的,现任神之游戏宗家:神风?天一早就下达了民众的紧急避难指示,现在只等悠闲喝茶,看得圣伟达?豪宇一脸不爽。

“你到底在做什么?!”豪宇猛拍桌子,一进门就大吼大叫的,他实在是对神风家人的大神经很感冒!

神风?天自桌面上的文件堆中抬起头,揉了揉自己那惺忪的眼睛,不解地看向圣伟达?豪宇。

“做什么?处理避难文件还有食物补给之类的啊。”神风?天郁闷地一连打了好几个呵欠。他不在的时候都是元老院的五长老和圣伟达?A?艾特处理的这些事。早知道他就再次搞失踪好了,弄得现在那么累,“来得正好,帮一下忙。”

“帮个头!”圣伟达?豪宇一把甩开了神风?天递过来的文件,任由重要的文件洒了一地。马上的,豪宇就自知自己失态了,连忙捡起那些重要文件,“你事先就已经知道会发生这场灾难了吧?而且不是靠‘世界精灵’的力量!”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豪宇比任何人都还要清楚,世界精灵这个游戏道具,是只能感应和运用自然力量的存在,对于人为造成的这场大雪,是没有预知能力的。

“放心吧,我儿子大概已经到对方那了,他会解决这场灾难的。”神风?天柔和滴说,“毕竟这场雪是为他而下的。”

“什么??????意思?”豪宇不敢置信地重复着神风?天的话,猛地睁大了眼睛----??????我已经知道叛乱者的目的,还有身份了??????不久前,神风?天确实说过这样的话!早在之前,神风?天就已经预知到现在的情况了吗?!

同一时间,利用“光之翼”的超一流速度辗转了好几十个区域的仇中异,安稳地落到了N区。仇中异用带有异样色泽的眼睛来回扫视着这里的场景,之后便径直往那片一望无际的草原走去。不久,他停下了脚步,单手触碰面前那层薄膜状物质,在那物质发光后穿了过去,唠叨了一个与刚才的景色完全不配的天空广场。哪里,广场对面的选手席上,坐着那个叛乱的主谋者:N区的区长:龙煌!

见到仇中异,黑衣男子自选手席上站了起来,拿下了斗篷的篷盖露出了一张帅气的面庞,笑意盈然:“还记得今天什么日子吗?”

仇中异点了点头,充满杀意的视线一直落在龙煌的身上:“二月一日,你的生日。”

(第17游,完。请期待:第18游,对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