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游 1个人类-2个道具=半条性命

    刚刚,阎界战杀了这地区的最后一只雪人怪。说是斩,其实也不过是把磨利了的树枝当武器,杀伤力不是很大,不过有足够杀死雪人怪了,毕竟那种游戏设定不是很强大。

她们三人中只有她是战斗型的,必须负起责任保护两外两个,但是她的手腕被迫戴上了那个“不规则护腕”,这个游戏中专门用来封印游戏道具能力的道具。现在的她,装备盔甲与装备武器都不能用,而为了抵抗那个黑衣男子的侵蚀,她还自己使用了自己的那1/人类血统,由最强的游戏道具转成了一介人类,估计还变不回去了。

呃,失败······

阎界叹下了第一百零N口气,把刚刚从雪人怪那夺来的“不规则镶银”交到了颜中忆和洁的手上,让她们自己放进各自手腕上的“不规则护腕”中。这下子,颜中忆和洁的“不规则护腕”上的凹槽都将被填满了。换句话说,两人可以使用正常等级的力量了。

“不要紧吗?全部都给我们了。你自己呢?”颜中忆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不规则镶银”,不好意思把它们镶入自己的“不规则护腕”中。

“我没事啦,反正现在也回复不到游戏道具那边了,回复道具力量的‘不规则护腕’对我来说没用。也只能之后找由寺里·金帮忙调整身体了。”阎界说着一阵哆嗦。由寺里·金这个人,是她一生之中最大的阴影,但是提起这个名字,就足够让她脸冒虚汗、全身发抖了。

“可是我们拿了似乎也没什么用的样子。这个游戏里设定的怪兽是只能战斗破坏的······”洁好心提醒。

阎界的表情当场“当”掉:没错,她忘了,颜中忆是雾之龙,能力属性是“雾”,虚无的迷惑、毒杀敌人的类型;洁是术师,能力属性是“幻”,支援、救助、加血、爆破内气的类型。两人都是名副其实的S级游戏道具,偏偏的,都不是战斗型的!

那个叛变的黑衣男很清楚她们的能力,完美的在设计这个游戏的时候融入了‘只能战斗升级’的要素,还完美的把唯一战斗型的阎界*回了人类那边的身份,完全限制了她们力量的发挥。战斗型的无法使用自身的装备,支援型的能力无效,要她们三人破这个游戏,不是在痴人说梦吗?!

“安啦,反正人类的我拿了也没用。”阎界看着自己那个破烂不堪的身体,被那奇异分布着的血液震撼了眼睛,她真的很想先回S区调整好自己的身体再回来继续“玩”这个游戏啊。

诶~~~~

阎界又叹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去。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身后响起了两声巨大的爆炸声,吓得她立即回头,她还以为是敌人来袭。下一秒,这个地区已被白蒙蒙的雾气给笼罩了,这个时候了,阎界还以为是颜中忆机智地布下了保护层呢。

一连窜的误会会招来致命的伤害,阎界现在才体会到。

浓浓的白雾内,熊熊燃烧着的大火一窜而上,把阎界困在了火焰中,人类之身的阎界根本没法突破这种术法大火!

刹那间,阎界明白了,颜中忆和洁都叛变了,而契机,相信就是“不规则护腕”给“不规则镶银”给填满的那一刻吧。但是可以控制游戏道具思想的组合型游戏道具,阎界从未听过啊,她脑内的资料可是由由寺里·金那个超一流的游戏道具制作师整理出来的,不可能会漏掉那么重要的信息的!

能够控制人形游戏道具思想的,只能配合使用S级游戏道具的“限具牢笼”和“三次元捕捉笼”······呃······难道?!可是,怎么可能?非人形游戏道具的S级游戏道具,世上只有三样的!会有人同时拥有两个的吗?!

“正确的来说,我拥有全部的三个,人形的S级游戏道具也有三个。换句话说,全世界不到0个的S级游戏道具中,我垄断了6个!”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阎界的注意力引向了另一边。哪里,凸出的石岩上,黑衣男正冷笑着坐在那里,看得阎界一肚子火。气归气,她也不得不承认黑衣男的实力强劲。那个黑衣男,来无影、去无踪,悄无声息,还可看穿她此时的思绪。

6个!那个是什么概念,相信所有人都知道吧。就连那个世界首屈一指的圣伟达·A·艾特,也只拥有一个空之龙:索拉!换句话说,就连神之游戏宗家候补,拥有S级游戏道具的也没几个人,对方却拥有6个······说来说去,仇中异也拥有4个······真是的,这帮家伙······把《游戏法规》当成什么了?

《控卫在此》

“喂!有种就出来给我单挑,少耍些卑鄙无耻下流的勾当!”阎界忍受着四周围的热气,拼命制造声势。

“单挑?哼!”黑衣男不屑一顾,“现在的你有那个资格吗?”

阎界气极,想冲过去宰了那个黑衣男,却被突然爆起的火焰挡住了去路。眨眼间,这里已没有黑衣人的影子了,而颜中忆与洁的攻势,越加凌厉了。

再呆在这里的话人类的身体会吃不消的,阎界自己最清楚不过了,所以她立马使出了三大步伐之一的“影步”,想冲出那个火焰旋涡,但是,依然摆脱不了那个大范围的雾气。阎界那被烧伤的身体在碰触到这个雾气后产生了某种化学反应,她的身体窜过一阵电流,痛得她跪倒在了地上,眉头都要皱成十字死结了。

阎界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动不了。雾气里不是有毒性就是有麻性,但是不消的具体是哪一种。要一个手无寸铁的人类去对抗两个S级别的游戏道具,会有胜算才怪!神之游戏宗家候补级别的人,也不可能空手对付一个S级的游戏道具的!

如果能······离开颜中忆的雾气······

阎界拖着那重伤的身体,拼命地跑,死命地跑,想要离开颜中忆所设下的雾气范围,不那样的话,她连基本的反击都做不到,更别谈战斗了。可是,之前的爪伤,现在严重的烧伤和麻醉,侵蚀了她的感官,她渐渐的,连走路都困难了。

更甚的,颜中忆的雾气里面、雪地内,突然窜起了大株小株的食人植物,一齐咬住了阎界的身体,痛得阎界死去活来,大声哀号了起来。那声音,凌厉而凄切,就像灵魂的恸哭般,惊天动地。

可惜,哀号也不过是那么一两分钟的事。在颜中忆的冷笑中,在洁的惊讶中,阎界笑开了颜,一脸没事样的把身上的食人植物全部收拾掉了,一瞬间。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阎界又恢复了战斗力!

颜中忆和洁两个的眼睛泛得通红,笑着的嘴巴倾斜得更厉害了----她们,提起了更高的战斗兴趣。对峙,还在继续。

(第11游,完。请期待:第1游,预见能力与终焉序幕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