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游 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了

    “纳命来,仇中异!!!”迷样的美女突然一拳打来过来。

仇中异眼疾手快地跳了出去,勉强躲过了那一击,不料对方却紧接着给了在空中无法防御的他一个后空踢,威力大到让他飞出了好几米,震得他内脏破裂。

小D同学现在的身体是仇中异在魔兽世界中所使用的血精灵:呆头鹅的,他现在拥有血精灵的一切能力使用权。要不是小D同学脱下了那厚重的装备盔甲与剑兽等装备的话,仇中异现在所受到的伤害可远远不止这些。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你是谁?到底在做什么?!”看到队长被无故袭击,梦梦雨、小布鲁、爱美和罗伊同时大叫了起来。

风精灵修米更是立即又可爱版转变成了邪恶版,并且以码形化的姿态走向了小D同学。她的身上环绕着剧烈挥舞着的风刃,危险性十足的与小D同学开打起来了。

没有武器及骑乘兽,尚未熟悉这个身体的小D同学当然不是修米的对手,但好歹也是仇中异花了七年的心血培养出来的一流战士,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战败的。

激烈的战斗一来一往的,把四周的仓库什么的全部击毁了。其他人都保持着看好戏的心情,只有仇中异的脸是青绿的,而梦梦雨的心里则是一肚子火的。战斗中,仇中异越来越觉得那突然出现的用铁鞋子砸他的美女似曾相识,但就是想不起来那美女到底是谁,所以他也只能向对方求证了。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哈?还真有脸问呢。”小D同学的怒火更甚了,一边紧急跳离修米的攻击范围一边冲刺到仇中异的面前,双手纠住了仇中异的衣领、劈头就开骂,“你连自己在用的账号的样子都记不得的吗?!仇、中、异!!!!!······还是该叫你戏剧?!”

自己用的······账号······戏剧······眼前的女人是他在游戏中所使用的?······呆头鹅?······而会叫他“戏剧”的只有他的那帮死党······那帮死当中知道他这个账号的密码的只有······

“小D?”仇中异不太确定地问。

“不然你以为还有谁?!”小D同学狠狠放下了仇中异的衣领,终于放过那已经纠结成一块的衣领了,但是他的怒气未减。

此时,被忽略了的修米朝着小D同学的后备发出了连续的风刃,仇中异吓得立即上前去挡在了小D同学的面前。那一瞬间,现场传来了好大的抽气声。要不是邪恶版的修米及时止住了攻势的话,仇中异现在已经成为了碎肉片了。

“你在发什么呆?!因为对方是美女就耍白痴?!”梦梦雨抢险修米大吼了出来。

“她是我游戏中所使用的人物······”仇中异已经连解释都显得麻木了。

“诶?游戏道具吗?哪个游戏里的?”小布鲁惊讶极了,“没见过这种模样的呀。”

“你先前还说得像不知道有‘现实游戏道具’这一回事的呢,却早就已经拥有了现实游戏道具吗?为什么之前都不用?”梦梦雨一脸的鄙视,心情欠佳。

要怎么说呢······

仇中异烦躁了起来,干脆把问题推给小D同学,让他来想办法。对这情况完全抓不着头脑的小D同学一把掐住了仇中异的脖子,大吼着要他自己解释。看在梦梦雨与修米的眼里是一肚子火。

“你的游戏道具选的都是白色的呢。”透·E·亮别有意味地冷笑着说,看了看修米,又看了看小D同学。

接过话题又转回了仇中异是不是E区人的这个问题上来,愁得仇中异是一个头两个大。最后的最后,仇中异能给的答案也只有三个字----说不清,气煞了大票人马。要不是跟在透·E·亮身后的那二十位保镖提醒透·E·亮会议时间早就过了的话,相信透·E·亮还要就这点继续深究下去的吧,哪怕要花上一整晚的时间。

如果他没想错的话,仇中异,或许是那个人的儿子······

透·E·亮大阔步离开了码头,使用了D区的神之游戏宗家候补所给的一次性地区转移装置,眨眼间便来到了D区“游戏世界”的主控室会议厅门前。冷笑了一声,透·E·亮踏入了那个豪华的会客室。

会客室大约有一千坪,墙壁四周长满了观赏用的花花草草,其附近还有大号的养鱼缸,里面放养着各种各样的海底生物,而这的天花板和地板以及透明的墙壁外,是巨大的海底世界景观。

“你迟到了三分零九秒!”神之游戏宗家候补之一的圣伟达·A·洛基(5)不爽地说。

“抱歉,抱歉。”透·E·亮一派的轻松冷静,始终温和地笑着,一看就知道他根本没有道歉的意思,但是听到了那个“合理”的借口后众人也不好再对他在说什么,只好就这么算了。

透·E·亮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全部19位游戏宗家都已经落席了,就差他一个人而已。而上层的高级会议豪华单人座位上,圣伟达·A·艾特等十大游戏宗家候补也全部就位了。

透·E·亮笑了笑,选择安静地坐下。之后,门口处慢慢落下了一个足足有一千寸的大荧屏,上面显示着“夺权游戏”这个比赛游戏项目的各种初始资料、检查资料、调整资料及故障资料。从局势来看,有问题的是风迷地域那一块地方,那里不再是游戏程序所设计好的风之死亡地域,而变成了阳光和煦的美好地域,仿若世外仙境。

知晓事实的透·E·亮暗自笑了出来,一点也没有进入讨论的打算。他的异况,只有圣伟达·A·艾特看出来了。所以在激烈的讨论氛围中,只有艾特皱起了眉头:在他的目光重新回到荧幕上的时候,他已经思绪纷杂了。

(第7游,完。请期待:第8游,劝告、警告与忠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