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游 游戏时间结束

    强的令人全身发软的圣骑士,游戏制作者把他设定成了完美的性质,仇中异使尽了浑身解数,在修米的掩护下也破不了对方的防线,连给那圣骑士一点伤害都办不到,还逊毙了的在梦梦雨和修米的面前被劈成了两半??????好痛。痛?

仇中异猛地撑开了眼睛。这里不是医院内的病房,也不是焚化场的棺材。那么也就是说,他没穿越回去?他没死?!

“啊,醒了。”自动门开了又关上了,抱着一大堆东西进来的,是小布鲁,“和雪薇那女人说的一样,你还真能睡耶。”

“醒了吗??!!”雪薇发挥了无限千里耳的特殊能力,迅速冲进了仇中异与小布鲁的所在房间,一看到坐在床上莫名其妙的仇中异便上前去掐住他的脖子猛摇;“你是猪吗?!居然睡了三天!是三天!!!!!”

似曾相识的话,似曾相识的动作,似曾相识的怒吼!太有现实感了。太好了,是平时的梦梦雨。

仇中异没有反抗,心甘情愿、甘知若宜的让雪薇摇到她高兴为止,接着才晃了晃被摇得晕头转向的脑袋,开始思考这一切。

“这里是哪里?圣骑士呢?游戏怎么样了?”

与梦梦雨同住一个房间的爱没听到了仇中异的声音后也跑了过来,接着那问题回答了起来。

没错,这里是D区郊外的三星级大酒店,在仇中异死亡的前一刻,“夺权游戏”的系统出现了故障,玩家都被强制弹出了游戏。进行比赛的游戏一般都是由专人负责的,比赛前都会经过好几道程序进行调校,发生故障这种事的几率可说是亿分之一。这种例外很快便惊动了这边世界的主要大人物,连难得一见的神之十大游戏宗家候补也全数要求召开全体游戏宗家的紧急会议。怕被哥哥圣伟达?A?艾特逮到的雪薇便要求另四人找了离“游戏世界”最远的郊外酒店入住。可是问题来了。

雪薇的信用卡没法用,一用的话马上就会被发现所在地从而被圣伟达家族的人给强制遣返,那样的话这个小队便无法再继续游戏了。她这次是偷跑出来的,回去之后肯定会有很大的惩罚等着她,早死不如玩够了之后再晚死啊!

爱美没有钱,毕竟才十岁。而林灵?F?小布鲁因为是F区的游戏宗家,享有在F区使用一切皆免费的、在他区的一切费用由本区政府支付的特权。也就是说,他一报上自己的名号报销账目的话,雪薇也会被圣伟达家族的无线通信网找到的。

仇中异就跟不用说了,穷光蛋一个,而且也没有这边的货币:银元。他更不理解的是,这边的游戏只能用原来的面貌进入,而他现在这个白发红眼的帅气得可疑的样子,就是他在这边这个世界的真实面貌??????算是赚到了吗?

结果最后的最后,“下一个年代”所有人的生活费都是罗伊一个人支付的,一行人内疚极了。

就在这时,毫无预警的,圣伟达?A?艾特那高大挺拔的帅气身姿凭空出现了!-室内顿时传来了好大的倒抽气声,像有几百万码的闪电落下来似的,所有的人都定格了,除了那个还不明所以这意味着什么的仇中异。

艾特环顾了一下四周,不明自警的眼光让所有人都吓得迅速退到了房门处,打算一有什么就马上夺门而出。接着艾特才走到了一脸心虚的雪薇面前,眼光冷冷的却又透着温柔。他双手订正了雪薇的脸蛋,把她的视线定在他的身上,让她与他四目相对。

“雪薇,回去。”那是不容拒绝的语气。

“???????不要。”没人知道雪薇是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才成功说出了那两个字,现在的她全身发抖,根本不敢直视自己的哥哥。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任性会带来什么后果?!”艾特生气的大吼,完全毁了他平时留在众人心中的那温文尔雅的尊贵形象那语势,让局外人的仇中异、小布鲁跟爱美都忍不住发抖了起来。没办法,前段时间她的被绑架事件真的急坏了他。

雪薇害怕的缩紧了身子,眉头紧邹,眼睛哀恸,嘴巴憋开,想说什么却又开不了口。看样子就像是快哭出来的样子。这也是她现在无法开口说话的原因吧,一开口的话,眼泪会比话语先冲出来,她会再也说不了话的,绝对??????

”放开她!”仇中异悄然无声地走下了床,走到了雪薇那里,一把挥开了艾特的手,把雪薇护到了身后,接着用赛过雷声的嗓门大吼道,“没看到她正在哭吗?你是怎么做她哥哥的!?!?!?!?!?”

小布鲁与爱美连抽了好几口气,背脊抵住了房门,准备开溜。忤逆了神之游戏宗家的罪过可是得连诛九族的大罪,比惹恼一个国家主席还要可怕啊,随时发生惨绝人寰的无责任命案也不奇怪啊!

好一瞬间,艾特被仇中异的语言给震撼了,让他误以为自己真的做错了什么。但是要保护出生在圣伟达家族中的雪薇的话,把她带离龙鱼混杂的危险游戏中是必须的!他没做错!没错!

艾特狠瞪着仇中异,蓝色的双眸中透出了绝对零度的寒气,誓要把敌人给冻成冰棍似的。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你懂什么?!你知不知道圣伟达家族的人单身置身于游戏中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艾特没有失去理智,他没有动手,而选择了动口。

“啊,对,我是不懂你们什么鬼家族的事情!但是有一件事我比你更清楚!你惹雪薇哭了,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仇中异毫无畏惧地吼了回去,“游戏中的危险分子由我来排除!这样你就没话说了吧?!”

心里的防线断开了,雪薇双手掩脸、大哭了起来,震撼了艾特。

“对不起,哥哥。我、我想至、至少在最后的一、一点时间里做自、自己喜欢的事情,玩、玩一下??????”雪薇边哭边说,好不可怜。

艾特沉默了,他看了看态度坚决的仇中异,又看了看哭得惨兮兮的妹妹,妥协了。妥协了之后,艾特的脸上重新挂上了温柔与不舍。他摸了摸雪薇的头颅后转而严厉地看向一旁的仇中异,狠话放在了前面:“会保护好她的吧?!”

“当然!??????”仇中异用力地点了点头,过后才记起,游戏中,雪薇已经再次被绑架了,而他也快一命呜呼了??????要被知道的话??????

得到了肯定的、坚毅的回答,艾特满意的从这房间中消失了,借着神之游戏宗家的特殊道具:ET瞬移力场护腕的功效。

仇中异,进退两难了。

(第游,完。请期待:第4游,D区一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