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对峙

      “不是休战十日么?明日才第五日,为何突然仓促开战?”诸葛青卿担忧问道。

  “你是在担心诸葛云端么?”

  “我是担心你的身体。”诸葛青卿脱口而出。

  独孤烈一怔,眼底恢复了笑意,伸手将她拉进自己怀里。

  “不必担心,明日之战,一切皆已部署妥帖,你只管跟在我身边,看好戏便是了。”

  独孤烈虽说的云淡风轻,但他眸子底的寒意,却也没逃过诸葛青卿的眼。

  看来此役,独孤烈是稳操胜券了。

  独孤烈本就不是鲁莽的性子,他所走的每一步,都是深谋远虑的。

  万延此役,对于独孤烈来说,就是让诸葛青卿为她母族尽孝的一个大礼罢了,如同猫戏鼠,任凭他逗着玩的。

  早一日开战,晚一日开战,原也没有什么所谓。

  只是,前两日,内廷乌孙铎突然传来急报,索突与律邪联合,集结了十万兵卒来犯。

  不得已,只能将这边的战事快速了结了,才能尽快赶回去,应对索突与律邪。

  此事,虽也瞒不了诸葛青卿多久,但眼下他并不想徒增她的担忧。

  次日。

  独孤烈亲率三万大军,立于安县城下。

  这万延的军士,先前已被完颜达尔打的怕了,这再一看城下独孤烈的汗旗,各个都吓的面如土色,连连后退。

  独孤烈驾乘影白,立于万军之首,威风耀眼异常,仅是矗立阵前,就已令人心生胆寒。

  他冷峻的右手一抬,瞬时数百战鼓齐鸣,响侧整个安县。

  城内的守军听闻是独孤烈亲征,又听这镇魂的擂鼓声,更是吓得肝胆俱裂。

  “太,太子殿下……”一个小厮跌跌撞撞地跑进诸葛云端的军帐中,惊慌失措地报道:“不好了,果真是摩斯大汗亲征!眼下大军已到安县城下。”

  帐内将军们一片哗然,面色皆是恐惧。

  “这可如何是好?”

  “不如降了吧。”其中一人怯声说道,“那右贤王不过是率了五千军,不到半日便全灭了我们三万守军,夺下城池。如今,大汗亲率三万大军,那便是想全歼了我们。”

  “是啊,何况先前太子派暗箭追杀新汗,已结下深仇,听闻那新汗是个心狠手毒,睚眦必报的狠角儿。”

  “此番必是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够了!”诸葛云端,气恼的拍案而起,“此役还未开打,你们便在此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意欲何为?!”

  此番言语,此时也起不到什么震慑作用,那些臣子早已没了斗志,一心只求活命。

  “太子殿下,还是降了吧!”

  “降了吧!”

  “太子殿下,降了吧……”

  愈来愈多的人跪拜请降。

  气的诸葛云端,只觉胸中紧闷,喉间涌上一阵血腥气。

  向来温和儒雅的诸葛云端,一把掀翻桌案,喝道:“再提降者,斩!”

  这回,堂下众人才俯首跪地,不再言语。

  诸葛云端心中很清楚,此役若不战而降,他通敌的罪名怕是坐实,加之折损了十余万的将士,即使回到宫中,怕也难逃一死,还会连累母后和太子妃。

  横竖都一死,倒不如背水一战!

  “哪位将军愿领兵迎战?”诸葛云端高声询问。

  然,堂下一片哑然无声。

  诸葛云端连问几遍,甚至点名询问,那些将军也是支支吾吾,不肯领命。

  诸葛云端看着这些跪着的将军们,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罢了,本宫亲征!诸位若还有一丝男儿血性,便随本宫出城迎战!”诸葛云端说吧,拿起自己的配剑,便朝外走去。

  将军们诧异地面面相觑,也陆陆续续起身跟随诸葛云端,上马向城门奔驰而去。

  城外,独孤烈与诸葛青卿二人各乘一马,立于摩斯大军前五十步左右的位置。

  诸葛青卿的坐骑是独孤烈亲自挑选的上等的汗血宝马,全身红棕,傲气逼人。

  两人身着轻甲,一棕一白双马傲立于阵前。

  身后是苦善,叶只圭和几个面生的武将,和齐整的三万大军,完颜达尔等一众独孤烈的心腹武将都不在其中。

  诸葛青卿虽不解,却也没有问。

  安县城下,诸葛云端率大军出城,远远便见摩斯黑压压的大军,心中难免犯怵,却还是强装镇定。

  独孤烈看到出城的是诸葛云端的帅旗,很是满意,看来他还是有几分骨气的。

  两军阵营相隔两里,独孤烈抬手,示意战鼓停。

  随即一名侍卫一手高举三角面旗,快马向诸葛云端阵营飞驰而去。

  诸葛云端警觉拉马退了半步,身旁侍卫连忙举着长矛将摩斯侍卫拦于马前。

  那侍卫毫无惧色,高声道:“独孤大汗请万延太子,上前会谈。”

  “妄想!”诸葛云端想也没想便一口拒绝。

  对于诸葛云端的反应,侍卫毫不意外,他拉着缰绳,泰然自若道:“传大汗话:只要诸葛太子前来会谈,孤看在可敦的面上,必不会伤你性命,若太子执意不来,半日之内,摩斯铁骑必踏平安县。”

  “狂妄!狂妄至极,还未开战,便来恐吓本宫!”诸葛云端看着远处独孤烈的方向怒斥道。

  “太子莫恼,莫拿自己与这安县万千百姓的性命赌气才是。”那侍卫不温不火地说道。

  “你……”

  “太子息怒。”罗余山打马上前到诸葛云端身侧小声道:“眼下我们军心涣散,若硬打胜算极低,不如先看看摩斯大汗究竟是何盘算。”

  “可……”

  罗余山打断诸葛云端继续说道:“那摩斯新汗对公主情深,想必不会太为难太子。若太子此行,以身试险,免一场战乱,也是一桩功绩啊。”

  诸葛云端思虑再三,又看向敌军方向,只能同意。

  阵前两人驾马伫立,虽看不清,也能想见,其中一人必是独孤烈,另一人,身形消瘦,有几分似诸葛青卿。

  “传大汗口喻:请诸葛太子只身前往。”侍卫又道。

  诸葛云端不在理会,单人驾马奔向摩斯阵营,那侍卫也随即跟上。

  二人骑乘不过五百米,独孤烈从马袋中抽出三只箭,搭于弓上。

  “大汗。”诸葛青卿担忧看向他。

  “一直想教夫人骑射,却不得空,今日夫人且看好。”独孤烈戏虐道。

  诸葛青卿知道独孤烈做事分寸,虽也为皇兄担心,却也不再多说了。

  只见独孤烈三箭上弦,满弓松手,三箭破风而出,直直插入诸葛云端奔驰的战马,咽喉和两只前腿。

  那马甚至没有发出嘶鸣,就前啼跪地,将诸葛云端重重翻身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