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玉简重现

    第899章玉简重现

    慕枫心头一紧,冷汗直落,他敏锐的感觉到,苏小鹿还有对他致命的东西。

    是什么,还能有什么?

    慕枫想不出来,他所有的罪行已经宣召过了。

    如果再有,那绝对是杜撰的,他想不出,但那致命的危机感将他淹没,他快窒息了。

    他脑门冷汗直冒,他朝着苏小鹿咚咚咚的就磕头下去,他抢先开口:“求夫子饶恕,之前对夫子不敬,是我魔障了,我当时听了夫子宣布的结果,无法承受才成大错才对夫子出手的,为此我付出一只耳朵也毫无怨言。”

    这是唯一一件,苏小鹿还没有提及的事情,他自己先说出来了。

    说完之后,他心里一松,在这危机时刻,他竟然也能找出一条生路,血淋淋的撕开出来,他心里是有点窃喜得意的。

    苏小鹿却是冷淡一笑,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简,她高举在手中开口:“我倒是没想到,慕枫如此能言善辩了,既然如此,那便请大家自行看吧,孰是孰非,诸位看了自然明白。”

    “此物,为我兄长所赠,名为玉简,可用以记录事物,场景重现,将时光凝聚与上,此物,下山历练的夫子都应该知晓,但此物留存到现在,只有这一次公之于众,话不多说,大家看吧。”

    苏小鹿说完,将玉简抛入高空,玉简展开,亮起一阵白光,白光散去,就有人影从玉简里面跃出来。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画面之中的人,正是苏小鹿一行人,从历练下山开始。

    中途,慕枫和陈莲那些是而非的讨论,没有仔细听苏小鹿的话,分配任务遇到事情之后的反应,全都记录的清清楚楚。

    慕枫和陈莲各藏心思,都在人前展露的清清楚楚。

    陈莲多次隐藏的小心思,慕枫隐藏的各种,全都被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

    慕枫脸色灰败的可怕,他万万没有想到,还有玉简这样的神物。

    其他的夫子也没有想到,玉简的作用这么神奇。

    苏小鹿把玉简收回,玉简的光芒暗淡了些许,玉简每一次回放,都会损耗,一个玉简,耗费周挚许多心血制成,但使用,只能三回。

    如果不回放,只是用来记录,那倒是可以一直用,只是记录的东西太多了,会慢慢将最前面所记录的覆盖。

    话语可以改变,做过的事情可以不认,甚至添油加醋想要混淆真香,大众的情绪也可以被煽动,但在事实面前,这些都不堪一击。

    玉简重现之后,慕枫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周衡神色严肃:“弟子慕枫,陈莲,蓄意谋害同门,心思阴毒恶劣,不敬师长,重重罪过累积并罚,故将此二开除学籍永不再用。”

    周衡非常的严谨,在玉简之后,再也没有了为慕枫说话的声音。

    学院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没有人知道,但所有人心里都被震撼了,修仙的力量,远远比他们想象的还强大和神秘。

    现在有了玉简,以后还会有什么?

    想象不到,却也是一切皆有可能。

    陈莲没想到自己也会被开除,但她也不敢多言,她只有死死的抓住慕枫,更好的日子她碰不到,但她不想再回到过去的日子了,慕枫再不济,也比村里那些什么都不懂的人强。

    慕枫和陈莲被开除了,见识过玉简强大的所有弟子,心中也有了敬畏之心。

    他们会变得更好学,所有的夫子们,也会更用心的对待教学,他们都在做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公开处刑结束之后,世人散去。

    陈莲抹了抹眼泪跪爬到慕枫身边,弱弱的问:“慕枫哥哥,我……”

    慕枫神色冷淡:“你什么都不用说,回家后收拾好东西,等我就行了。”

    陈莲松了口气,有些羞涩的点头:“我会等慕枫哥哥的。”

    慕枫眼眸低垂,藏下了一抹阴鸷。

    在玉简之下,什么都骗不了入,他才知道,原来的人的表情竟然也好像会说话,他不是他以为的他,陈莲也不是他以为的陈莲,但他们都为自己所为付出了代价。

    慕枫不由的想,如果没有陈莲出现,该有多好啊,以前陈莲是不是也这样伪装,破坏他和江晚琳感情的?陈莲坏了他的修仙路,她该死啊,他为他自己的过于荒唐的行为付出了代价,那陈莲也该付出代价。

    陈莲想要锦衣玉食,呵呵……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想着江晚琳,慕枫心头发堵,和陈莲分开去收拾东西。

    同房弟子对他视而不见,慕枫简短的收拾了东西就离开了,鬼使神差的,他来找了江晚琳。

    他站在门外大喊:“晚晚,求你出来见我一,我有话要对你说,这辈子,我们以后大概是再也见不到了,晚晚,就见我这最后一面吧。”

    江晚琳出来了,只是淡淡的看着慕枫。

    慕枫看见江晚琳,心里一热,他艰难开口说道:“晚晚,对不起,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说,我以前是真心喜欢你的,但我变了心也是事实,我不敢妄想我们之间还有缘分,我只期望你以后幸福,遇良人……”

    江晚琳冷静的看着慕枫,她冷静开口:“慕枫,以前是我瞎了眼,但你一直都说我很差,我眼光不好,但是你看,我比你强多了,你说的很对,你的确不能妄想以后,我们以后只会是天壤之别,你如地上尘我是天上云,再也不会有瓜葛,而不管我以后是不是会遇良人,那都无所谓,只要我自身强大,我永远都不会惧怕了。”

    江晚琳心里有一个感悟,她清楚的明白了以后要追求什么,以后要走的路,追逐的方向,她都很清明,至于什么爱不爱,有遇见的,她就大大方方爱,如果对方只想利用她,那她也不会傻傻的被利用。

    无惧爱,也无惧恨,天高地阔,任她遨游。

    慕枫嘴角抽动,眼里的嫉妒疯狂汹涌。

    他宛如落水狗,而江晚琳,却大放光芒,耀眼堪比太阳。

    他看见了江晚琳眼里的嘲弄,江晚琳冷淡开口:“好了,你要说也说了,你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