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 要想获得幸福,做人就要狠一点!

    “来,张嘴,啊!”

    随着马素芹张大嘴巴,曹志强立刻把一勺黄桃罐头伸进马素芹的嘴里,等马素芹用舌头卷走黄桃肉后,曹志强才抽出勺子,并且熟练的用手绢擦了擦马素芹的唇边。

    马素芹已经放弃抵抗,红着小脸一动不动,就不断咀嚼嘴里的黄桃肉。

    等马素芹好不容易吞下去,曹志强又舀了一勺黄桃肉,继续笑眯眯的道:“来,张嘴,啊!”

    结果这一次,马素芹连忙摇头:“不不不,不要了,我,我已经吃了好多了,够了够了。”

    “哎!”曹志强故作不满,“就这最后一勺了,你看,吃完这个就没了,乖了,张嘴,啊!”

    马素芹叹口气,再次放弃抵抗,闭上眼睛张大嘴,安静的等待曹志强的插入。

    曹志强兴奋而熟练的一勺插进马素芹的嘴里,等马素芹闭上嘴,用舌头卷走黄桃肉后,这才又熟练的抽出勺子,并再次熟练的用另外一只手的手绢,擦了擦马素芹在唇边痕迹。

    别说,这种投喂一动不动的美女病号,真的很带感,不比撸猫差多少。

    当然,前提必须是美女病号,但凡颜值拉胯一点,都没有那种爽感。

    投喂完这一勺罐头,曹志强回头看了看空空如也,只剩下罐头汤的玻璃瓶,微微一笑摇摇头。

    好吧,这是大名鼎鼎的黄桃罐头,八十年代的滋补圣品。

    其实黄桃罐头这玩意儿,八十年代初就有了,只是这时期的黄桃罐头很贵,一般家庭都舍不得吃,大都是生病看病号的滋补品,或者来重要客人的昂贵接待品。

    当然,那是指一般家庭,对现在的曹志强来说,黄桃罐头这点钱,根本就是毛毛雨。

    只不过,此时的滋补品呢,除了黄桃罐头,大都不靠谱。

    比如那什么蜂王浆的,十有八九不是真的,吃了可能反而有害。

    倒是麦乳精还凑合,不过要论营养,麦乳精哪有纯奶好,就算纯奶不好保存不好加热,也不如全脂奶粉好。

    所以这一次来看望马素芹,曹志强除了从系统空间里拿出了一些本就过剩的羊奶粉外,还买了一些新鲜的水果罐头,其中以黄桃罐头为主,橘子罐头为辅。

    至于新鲜水果就算了,此时的水果摊,水果大都比较贫乏,依旧是以应季的西瓜、甜瓜跟李子为主,再就是一些早熟品种的桃子。

    可惜,曹志强尝过之后,感觉味道都不太行,西瓜不够甜,甜瓜不够脆,李子有些涩,桃子有些酸,都不如后世的好吃。

    再仔细一想,也对,其实后世的水果,大都是经过不知道多少代的改良品种,跟八十年代初的水果品种压根没法比。

    那些说小时候水果好吃的,估计就跟说小时候的稀饭加咸菜好吃一样,不过是一种记忆中的滤镜。

    真要是像曹志强这种没有记忆滤镜的人,实际对比尝试一下,那结果是很明显的。

    正因为曹志强尝过那些水果,觉得都不好吃,加上医院也不好处理,所以就没买,干脆买罐头得了。

    别说,曹志强刚刚还尝过一个这时期的罐头,这时期的罐头是真不错,毕竟是真正的蔗糖加水加果肉,跟后世加三氯蔗糖等甜味剂的水果罐头,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味道是真不错。

    可以这么说,此时的水果罐头,就连罐头汤,都是十足的美味,更别说果肉了。

    既然想了,就该去做。

    所以曹志强果断放下勺子,端起没有果肉的罐头瓶,美滋滋的喝罐头汤。

    真甜!

    在曹志强看来,什么黄桃肉,哪有这罐头汁好喝。

    果然,在这个时代,黄桃罐头的最佳饮用方式,是喝汤啊!

    就在曹志强美滋滋的喝罐头汁的时候,很显然却让一边的马素芹误会了,以为曹志强是舍不得吃肉,把桃肉都给了她,自己馋的只能喝汤。

    至于住高干病房,还有能坐车这些,马素芹真没多想。

    因为在马素芹看来,她住院这事儿,十有八九是单位报销,而曹志强花的钱,大概率也是公款,毕竟他是什么电影厂的厂长,还是什么出版社的社长,虽然名头吓人,但如果是京城某个高干子弟,这应该也不算什么。

    换言之,曹志强之前的那些做派,花大钱的地方,马素芹反而没多想,但是像水果罐头这些,应该是不能报销的,只能是他自掏腰包。

    水果罐头多贵啊,他都舍得买,甚至只把桃肉给她吃,自己只喝汤。

    唉,真是个好青年啊,要是能早点遇到他就好了。

    “谢谢你,让你破费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马素芹道,“你这些罐头什么的,很贵吧?花了多少钱?我,我以后一定会还你的。”

    “嗯?”正在喝罐头汤的曹志强停下手,扭头看了看马素芹,随意道,“不用,小意思,不用还了。”

    “不不不,一定要还。”马素芹道,“我知道,这些东西都不便宜,而且,而且不能报销吧,肯定是你自己掏腰包买的吧?

    不能报销,还这么贵重的东西,不还不行,要是不还,我,我心里过意不去。

    所以,你就把账单给我吧,我以后一定慢慢还你,真的。”

    曹志强眨眨眼,总算是听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想到这里,曹志强呵呵一笑,放下罐头瓶,又拿出一个新手绢,轻轻擦了擦嘴,然后随手放在床头柜上。

    之后,曹志强干脆坐到床头旁边的凳子上,对马素芹道:

    “行吧,如果你非过意不去,非要还,没问题,等你去了北平,成了我们电影厂的女演员,我会把账单给你的,至于现在,你就别想了,安心养病吧,毕竟身体要紧。”

    一听这话,马素芹愣了愣,睁大眼睛道:“你,你说真的啊?不是骗我啊?”

    “什么骗你?”曹志强一皱眉。

    马素芹眨眨眼:“就是,你说要调我去北平,去你们那个什么红光电影厂,然后让我当女演员的事情啊,你不是在哄我吗?”

    曹志强好笑道:“我干嘛要哄你?哄你有什么意义?”

    “你,你……”马素芹咬了咬嘴唇,低头低声道,“你真的不是,不是看上我了,想,想用这种方式来图,图我身子吗?”

    曹志强眯了眯眼,刚想解释,结果中途眼珠一转,也压低声音道:“如果是,你打算如何选择?同意,还是不同意?”

    马素芹继续低着头,不敢看曹志强,脸色红红的道:“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曹志强呵呵一笑,“要是我图你身子,你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

    马素芹咬了咬嘴唇,瞥了一眼曹志强,然后又迅速转过头,低声道:“你,你要真的想要我的身子,就冲你为我做的这一切,我,我也不是不行。

    但,但必须得我病好了,只能一次,并且你得戴套,还有,不能说出去。”

    曹志强呵呵一笑:“只能一次啊,哎呀,太少了,你这样的话,我可有点亏啊。”

    “那,那你说几次。”马素芹继续低着头低声道。

    “我说啊。”曹志强摸了摸下巴,“这个么,起码也得……一万次吧。”

    马素芹立刻扭过头,略带怒色的看着曹志强:“你,你……”

    “怎么,不行么?”曹志强微微一笑,“你说让我说的啊,那我当然往高里说。”

    马素芹再次咬了咬嘴唇,然后重新扭过头,苦笑道:“小兄弟,别取消大姐了,我,我是个有夫之妇,还有孩子,不值得你这样。”

    “值不值得是我的事儿。”曹志强呵呵一笑。

    “你就说同意不同意吧。

    当然,你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以为万一你不同意,我会怎么着你。

    我这人做事从不勉强别人,你要不乐意,那就算了,我绝对不会打击报复。”

    马素芹皱了皱眉,重新扭头看向曹志强:“真的?”

    曹志强一耸肩:“当然是真的。”

    马素芹皱眉问:“那你到底图什么?我,我只是个普通的苦命女人,除了这具皮囊还算好看,根本没什么值得你贪图的。

    可,可问题在于,我丈夫是个大麻烦,你招惹上我,对你根本没有好处。

    你前途无量,何苦这么招惹我?

    要是你真想要我,我,我跟你睡几次,让你尝过鲜就是了。

    可如果你想跟我长期在一起,那根本不可能,我丈夫绝对不会同意的。”

    “哦,你丈夫啊。”曹志强点点头,“这确实是个大麻烦,不过你别担心,你这个大麻烦吧,很快就是过去式了。”

    “什么意思?”马素芹皱眉问。

    曹志强微微一笑:“是这样,你还记得,你丈夫之前因为强闯工厂,然后当街打你,后来被我招呼其他工人,一起把他制服的事情吧?”

    马素芹点点头:“这我知道。”

    曹志强继续道:“他被人制服后,就被押去了你们厂的保卫科,暂时看押起来。然后呢,你们厂的王厂长,觉得这个事儿很严重,有损工厂形象,也给广大工人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于是,在回去详细调查过之后,已经决定去警察机关报案,正式把你丈夫移交给警察机关,同时起诉你丈夫非法强闯国企工厂,当众抢劫并恐吓工人,还当众殴打他人,并导致一人重伤,多人轻伤。

    嗯,如果这些罪名成立,你老公起码被判一个伤人罪加流忙罪,说不定还要加一个抢劫罪跟非法擅闯国家重要单位罪,数罪并罚的话,哎呀,起码三年起步啊,要是按照目前的形式,很可能还要去打靶场上走一遭,吃一颗枪子儿。”

    “啊?”听到这里的马素芹直接愣住了,“这,怎么会这样?”

    曹志强冷冷一笑:“你以为呢?你不会真的以为,你丈夫那种强闯工厂,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当街打你,把你打成重伤,还把好多其他工友都打伤的行为,是不用付出代价的吧?你要真这么认为,那可是把国企工厂不放在眼里了。”

    马素芹一皱眉:“他,他不是故意的!”

    曹志强一皱眉:“马素芹,你要搞清楚,你那个丈夫,他之前差点活活打死你!是我,及时救了你一命,你才能躺在这里跟我说话。

    要不然的话,之前医生的话你都听到了,但凡来晚一点,你很可能就要因为内出血而一命呜呼了!

    就这样,你还维护那个整天家暴你,差点还把你打死的男人?你贱不贱啊?”

    马素芹摇摇头:“我不是心疼他,我,我是心疼我孩子,还有我婆婆。”

    说到这,马素芹叹口气:“我那男人虽然不是东西,但婆婆对我是真的好,当年要不是我婆婆,我一个东北乡下的女人,也来不了这边当工人,有了一个城市户口。

    婆婆的身子本来就不好,现在就他这一个儿子了,要是他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那婆婆可咋办?

    而且,而且我男人要是坐牢了,我儿子不就成了罪犯的孩子,那以后被人知道了,他会抬不起头的。”

    曹志强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可你想过没有,如果继续放任你男人这么下去,最终不光会害死你,同样会害死你婆婆跟孩子。

    有他那种男人在一天,你们全家人都要生活在恐惧中。

    相反,如果他受到应有的惩罚,你们全家人都解脱了。

    到时候,你只需要好好工作,好好赚钱,凭你的资质跟条件,绝对可以养活一家人,包括你的儿子跟婆婆。

    至于你儿子是罪犯之子,这个身份虽然我没法改变,但如果想不让人知道也不难。

    你只需要换一个环境,去另外一个不认识你的城市生活,那只要你不主动说,大家也就不知道你儿子的父亲是罪犯了。

    只要你好好对你的孩子,等他长大一点,把事情原委都说清楚,你孩子但凡有点良心,绝对会体谅你。

    因此,让你老公遭受法律的制裁,才是英明之举,毕竟他罪有应得。

    当然,就算你不同意也没用,难道你能改变你们厂长的意志吗?

    你所谓的不同意,无非就是你这个被他打成重伤的人,选择原谅对方,可碍不着其他人起诉你老公啊。

    其他人起诉你老公,你老公依旧要坐牢,只是罪名可能没那么重。

    然而马素芹,你要知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像你丈夫那种人,如果坐牢,他不会感激你,只会痛恨你,一旦以后出来了,还会重新报复你。

    仔细想一想,你丈夫坐牢期间,你一定会战战兢兢,各种担惊受怕,生怕你丈夫出狱后找到你,报复你,这种日子难道就好过了?

    所以,要想获得幸福,做人就要狠一点!

    只有你以重伤号跟受害人的身份,向前来调查的警察如实汇报你平时是怎么被他家暴,以及之前如何被他抢钱,如何差点被他打死的经过,让他罪名加重,甚至去打靶场上走一遭,这样你们全家人才能解脱。

    就算不为了你,你也要为了你的孩子着想吧。

    难道你想让你的孩子,也跟你一起每天生活在恐惧中么?”

    一听这话,马素芹立刻双拳攥紧,嘴唇也咬破了。

    好一会儿,马素芹深吸一口气,脸色冷然的看着曹志强道:“你说的对,我是不该心软!那我该怎么做?怎么做,才能让那个混蛋彻底不来麻烦我们?”

    曹志强微微一笑:“这就对了,心狠的女人,才能保护住你想保护的人。”

    略微一顿后,曹志强又道:“其实,你们厂的王厂长,今天一早就给我打过电话,说情况已经摸清楚了,也打算今天一早就去警察局报案,并且移交你丈夫给警察。

    是我让他等一等,等下午再说。

    我这么做,就是想在他报案之前,先跟你聊一聊,跟你通通气。

    毕竟,一旦王厂长去警察局报案,警察一定会来找你做调查。

    与此同时,我也会让王厂长呢,同时给妇联方面的同志去个电话,让妇联的人也过来帮你。

    有妇联介入,警察一定会从严从重处理。

    到时候,你只要把你丈夫过去各种不务正业,各种违法犯罪,还有各种家暴你、威胁你、恐吓你、控制你的事情都如实说明白,那剩下的一切,就交给我们来做。”

    马素芹深吸一口气,点点头道:“你说的是真的?”

    “什么真的?”曹志强问。

    马素芹严肃道:“如果我跟警察还有妇联的人那么说了,真的能让我丈夫彻底消失,在也不来骚扰我跟孩子,以及我的婆婆?”

    “当然是真的。”曹志强微微一笑,“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我现在有八成把握,他要吃枪子儿!”

    “那好,我听你的!”马素芹点点头,“要是你真能做到,我,我愿意当你的女人,哪怕是情人也行。”

    曹志强笑着摇摇头:“好了,之前跟你开玩笑的,什么情人不情人的。我真的是很看好你的资质,认为你是个当演员的好苗子。

    我帮你这次后,你要真的想报答我,回头就好好学习表演,好好演戏,早点成为大明星。

    你如果成了大明星,就是对我的最大报答了!”

    马素芹愣了愣,然后笑颜如花的冲曹志强点点头:“好,我一定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