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7章 飞的更高!

    “好,我尊重你的决定。”

    叶凡愣了数秒后,瞬间明白了宁希的用意。

    说句心里话,他差点破防。

    宁希这个操作,属实出乎了他的预料!

    在他的印象中,宁希一直都是乖乖女的形象,只是偶尔会调皮一下而已。

    但此刻宁希展现出的模样,完全就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魔女。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十分新奇。

    他的大脑迅速运转,十分配合地大手一挥,“这个孩子…咱不要了!”

    “等等!”

    四道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

    面对着宁希这记绝杀,不光是蓝溪急了,所有人都急了。

    好不容易怀上一个孩子,现在居然说不要了?

    这不是瞎搞嘛!

    可是……

    宁希作为孩子的母亲,叶凡作为孩子的父亲,两人只要商量好,那么随时都可以打掉这个孩子,就算他们是家长,也无权干预。

    叶娴和罗善和宁向天使了个眼色,两人十分默契地来到蓝溪两侧。

    在蓝溪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的时候,两人架起她的胳膊就往角落中走去。

    叶娴对着儿子和儿媳慈祥一笑,“别说气话,孩子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呢?”

    宁希眸底汇聚着笑意,脸上却摆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叶妈妈,刚才妈妈的那个态度你也看到了,不是我和哥哥不想要这个孩子,而是……”

    “交给我!”

    不等儿媳把话说完,叶娴拍了拍胸口,“给我三分钟,绝对把这件事处理得漂漂亮亮,包你们满意!”

    话音一落,她转身大步离开。

    叶凡望着远处角落中紧锣密鼓商议的四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宁希明知故问地来到叶凡身侧,轻轻地撞了下他的胳膊,“哥哥笑什么?”

    “笑我老婆真是太厉害了。”

    叶凡满脸唏嘘,“只用一句话,搞定四位家长;至少我做不到,佩服佩服!”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宁希娇憨一笑,偷瞄了一眼母亲的背影,抬手扮了一个鬼脸,“谁让妈妈那么强势,真当我是小卡拉米了?哼!”

    叶凡忍俊不禁,在她脑袋上揉了揉,“老婆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一个字—牛!”

    宁希掩口偷笑,快速地眨了下眼睛,“小意思。”

    叶凡嘴角一个劲往后咧,这会儿若不是顾忌四位家长还在的话,高低也得哼一曲儿。

    很快,四人便结束的商议。

    回来以后,蓝溪撇着头一声不吭。

    反倒是叶娴则是满脸笑意,语重心长道:“小凡,小希;刚才爸爸妈妈们商量了一下,给孩子取名字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两个决定,我们谁也不参与。”

    “这样啊?”

    宁希神情中带着为难,“为什么不早点说嘛,若是刚才我和哥哥还没商量好的时候,爸爸妈妈们是这个态度,我们也不可能说不生了。”

    一听这话,原来还想接话的叶凡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老老实实地看宁希一个人表演。

    叶娴急忙道:“现在也不晚啊。”

    “可是我和哥哥已经商量好了,我们两个的性格都是说一不二,既然已经决定,那……”

    “小希,凡事好商量嘛。”

    见儿媳还在坚持,叶娴心中急得不行。

    宁向天给了妻子一个眼神,蓝溪不情不愿地哼了声。

    宁向天没好气地瞪着眼,“哼什么哼?不想当外婆了?”

    “我……”

    蓝溪深吸一口气,往前走了两步,“小希,刚才…是妈妈的态度不对,妈妈跟你道歉,你和小凡好不容易有个孩子,你千万不能因为妈妈的过错就把气撒在孩子身上。”

    宁希撇了撇嘴,“妈妈刚才可不是这个态度,如果小希没记错的话,妈妈刚才好像还想看看小希能不能上天,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上天,但如果妈妈相信我,那我一定可以上天!”

    “所以,妈妈相信小希可以上天吗?”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的神情均出现了一些变化。

    叶凡默默转身,肩头不受控制地剧烈颤动。

    这小东西可真是越来越腹黑了!

    蓝溪面部抽搐,迎着女儿似笑非笑的目光,她的心中气不打一处来,“小东西,你是不是太嚣张了?”

    “咳!”

    “咳咳——”

    一时间,其他三人纷纷咳嗽了起来。

    蓝溪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压住内心之中的憋屈。

    宁希抬手放在耳边,“小希没太听清妈妈刚才说什么,可不可以再说一遍?”

    蓝溪牙齿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充分演绎着什么叫做咬牙切齿,“我说…小希不愧是妈妈的骄傲,妈妈以你为荣。”

    “哦~”

    宁希故意拖长音,歪起脑袋,眸中闪烁着笑意,“那妈妈相不相信小希可以上天呢?”

    “可以!”

    蓝溪喉咙中像是卡了东西一样,无比艰难地开口道:“妈妈相信,小希不但可以上天,更可以在天空中肆意翱翔,毕竟翅膀硬了嘛,你说呢?”

    “是吗?”

    宁希谦逊一笑,“其实妈妈也不用这么夸小希,小希很容易骄傲的。”

    至于后半段的内涵之语,则被她直接无视。

    蓝溪胸口剧烈起伏,强行挤出一抹笑意,“好,以后妈妈尽量注意。”

    她的双手握紧,扭头对着一脸憋笑的丈夫冷声开口,“回家!”

    “唉,这就回。”

    宁向天悻悻一笑。

    “等一下。”

    蓝溪刚走出没两步,身后便传来了女儿的声音。

    她神色僵硬地转身,“还有什么事吗?”

    宁希眸色中透着真挚,“妈妈刚才那样夸小希,小希很开心,所以想趁着这个机会送给妈妈一首歌。”

    刹那间,蓝溪的表情变得无比精彩。

    宁向天更是疯狂给女儿使眼色,仿佛在说:差不多行了,别再刺激你妈了!

    宁希却不为所动,笑盈盈地眯着眼。

    见母亲沉默,她故作失望地叹了口气,“妈妈若是不想听,小希的心情就会不好,小希的心情一旦不好,就不想生孩子。”

    “……”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蓝溪仿佛要把牙给咬碎一样,“我、听!”

    宁希清了清嗓子,“我要飞的更高,飞的更高……”

    众人:“……”

    /73/73802/29320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