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对不起,我爱你

    这一晚,君离设宴款待了多儿一家,让人没想到的是,君离竟然在席上向殷风提出想立多儿为后的意愿,没等殷风反对,多儿首先不干了。

    她说自古皇帝三宫六嫔,女人有的是,而她未来的夫君只能娶她一人,爱她一人!

    君离当即指天发誓,后宫无妃,只娶一后。

    他还特别让傅青思作这个见证,如此,大齐不久的将来,便有国母了。

    看着君离跟多儿,傅青思知道,这个大齐已经注入了新鲜血液,他们也该退下去了。

    只是,她不确定君无烨会不会放弃自己的身份,卸下这份责任,她其实,不想留在皇城……

    距离君无烨离开皇城已经过去二十天,傅青思这几日闲来无事,不知不觉的,逛到了皇陵。

    也不能说不知不觉,她其实,一直想找君飒轩聊聊天。

    此刻站在皇陵一角,傅青思刚巧看到君飒轩从玉玲珑的衣冠冢方向走过来。

    或许没想到傅青思会在这里出现,君飒轩略有诧异。

    且说自君飒轩退位之后,便命人在皇陵替玉玲珑建了这座衣冠冢,再之后,他便一直守在这里,再没回过皇宫。

    “皇上其实不必如此。”傅青思觉得,君飒轩应该是想赎罪。

    “我已经不是皇上了,连王爷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守墓人。”君飒轩朝着衣冠冢对面的一座看起来并不怎么华丽的建筑走了过去,傅青思不语,默默跟在后面。

    “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就像当初,玉玲珑心甘情愿为我去死一样。”见傅青思不开口,君飒轩怅然抿唇。

    “玉玲珑死的时候,并没想让皇上这般苦了自己。”看着君飒轩的背影,傅青思莫名有些心疼。

    “苦么,不觉得。”君飒轩打开房门,示意傅青思先进去。

    恭敬不如从命,且在傅青思踏进去的时候,赫然发现,里面的摆设似曾相识,竟然……竟然全都是云光殿的物件。

    “我这一生从来不觉得负了哪个女人,唯独玉玲珑,我负了她,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承诺,我从来没想过替她复国……”君飒轩走到桌边,倒了杯茶,“想想那个时候,我真的是特别无耻。”

    “在其位,你自有身不由已的地方。”傅青思宽慰道。

    “无烨还没回来吗?”君飒轩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转尔问道。

    傅青思摇头,“青思此番来,是想跟皇……跟你道别,我要去找他。”

    君飒轩微愣,敛眸时眼底的落寞一闪而逝,“是啊,他那个混蛋,怎么舍得把你留在皇城这么长时间也没个消息!”

    傅青思又与君飒轩聊了几句,之后去了玉玲珑的衣冠冢,恭敬施礼后离开。

    看着傅青思离开的身影,君飒轩眼底的落寞越发深了几分,这一世,朕要做多少好事,才能修得与你下一世重逢……

    自从有了离开皇城的心思,傅青思这两天便勤着找诸葛少勤跟淳于鹤喝酒,也不避人,坊间对她的评价真是越来越不好了。

    傅青思觉得如果她不是凉王府的正妃,走在大街上保不齐都能有人跑出来揍她,为民除害。

    其实傅青思特别不能理解那些人是不是没事儿闲的长出绿毛,喝你家酒不给钱了?抱你家孩子跳井了!

    好在她脸皮够厚,就算民怨沸腾,也跟她没有一毛钱关系……

    这一日,傅青思在紫竹阁里收拾东西,忽然接到一张喜帖,是百里婧的。

    于是傅青思划定路线,先从皇城出发去西墓墓王所在的南苍,之后从南苍折返回望君城。

    既然定了路线,傅青思便再也坐不住了,当晚便带着阿萝跟战凰,离开皇城。

    这件事她没告诉君无烨,她想给君无烨一个惊喜。

    一路上,傅青思反复拿出喜帖出来看,上面新郎的名字真真就是段平升,其实她觉得,如果这里印着月寒笙,或许能更顺眼一点儿。

    马车辗转前行,这一路边走边玩,傅青思终于在喜帖所写日期的前一天,到了南苍。

    鉴于自己是女方这边的亲戚,傅青思受到西墓墓王特别盛大的款待。

    当晚,她看到了即将成为新娘的百里婧。

    “你明明不喜欢段平升,为什么要嫁给他?”桌边,傅青思摆弄着盘子里的佳肴,不得不说,南苍的小吃还是挺诱人的。

    “谁说本小姐不喜欢段平升啊!我不知道有多爱她!”百里婧当即反驳。

    傅青思塞了口水晶虾饺,有油从她嘴里流出来。

    “注意素质!”百里婧瞪了傅青思一眼。

    “人家娶的是你,我注不注意素质有什么关系?”傅青思又夹了一口送进嘴里,“没请月寒笙吗?”

    “喜帖送到幽冥山庄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来。”百里婧低下头,眼底闪过一丝期待。

    “你这一局赌的可够大的,如果他不来……”

    “如果他不来,我也死心了,平升也没什么不好,他对我,不比楚怀殇对你差。”百里婧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青思,你说月寒笙会来吗?”

    还是不甘心呵!

    傅青思摇头,“他那个人,我可看不透……不过,你为什么没给你师兄发喜帖?”

    “我还正想问你,他没跟你在一起吗?”百里婧反问。

    二人相视一眼,彼此沉默。

    且说百里婧没在房间里呆多久,便有丫鬟过来催她回去试喜服,傅青思也没打算留她,毕竟她是明天的主角。

    房门紧闭,傅青思正想唤战凰跟阿萝一起过来吃虾饺,不想一抹艳色的身影赫然出现在眼前。

    一头墨发,一袭红衣,一张雌雄莫辨的容颜惊艳了岁月。

    傅青思定睛一看,心头一紧,刚想大吼出声,却被月寒笙拦住了。

    “嘘——别出声!本盟主还不想让她知道我来了!”

    见月寒笙五官狰狞到极点,傅青思悻悻耸肩,“不想让谁知道?”

    “百里婧。”下一秒,月寒笙耷拉着脑袋,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看向傅青思,“傅青思你知道本盟主为什么会拒绝百里婧吗?”

    傅青思摇头,这种事儿你问谁呢!

    “因为本盟主心里,一直都有你。”一语闭,傅青思将将夹到嘴里的虾饺‘噗’的喷到月寒笙脸上,可怜了那张倾城绝色的容颜!

    “对不起……对不起啊!”傅青思登时抽出帕子起身欲给月寒笙擦干净。

    “本盟主自己来。”月寒笙抽过傅青思手里的帕子,“我没说谎,之前我对你的确有过不该有的心思,而且,本盟主为了你,不止一次拒绝百里婧。”

    傅青思想喝水,不过在听到这段话之后,还是觉得别喝了,“所以百里婧竟然没杀我,真是奇迹。”

    “你是不是不相信本盟主说的话啊!”月寒笙怒了。

    “我怎么信啊?我特么又不是人民币……咳,我又不是真金白银,怎么可能人见人爱!你想找借口也要找个好点儿的不行吗?”傅青思绝对不相信,月寒笙曾经喜欢过自己。

    月寒笙一脸幽怨的瞪向傅青思,“往事不提,本盟主现在只想知道,我到底喜不喜欢百里婧。”

    面对月寒笙的金句频出,傅青思终于败了,“你喜不喜欢她,自己不知道吗?”

    月寒笙摇头,一脸懵逼。

    “百里婧明天就要嫁人了,你这里,什么感觉?”傅青思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闷,有点儿喘不过气来。”月寒笙无比认真的点头。

    “你知道的,拜堂成亲之后就是洞房花烛夜,如果看到百里婧跟段平升在喜榻上滚床单,你觉得,你会怎么做?”傅青思再次引导。

    “或许会走吧……”月寒笙沉默一阵,“又或者会杀了段平升。”

    “这个答案还不够么。”傅青思十分欣慰的抬起头,看向月寒笙,“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懂了!”月寒笙突然站起身,破窗而出。

    且在月寒笙离开的下一秒,傅青思当即把阿萝唤进来收拾东西。

    对此,阿萝十分不解,这是要走的节奏吗?

    傅青思点头,试问,如果月寒笙今晚把百里婧劫走,那么做为百里婧请来的客人,段平升会不会把她拉出去喂狗?

    于是乎,傅青思偷偷带着阿萝跟战凰,当晚了开了南苍。

    天亮的时候,她们已经离开南苍好一段距离了。

    后来傅青思特别让战凰打听了一下南苍的消息,消息说月寒笙没有在那天晚上带走百里婧,而是在第二日冲进喜堂,当着段平升的面把新娘子给抢走了……

    “好有气魄!”傅青思赞许道。

    车厢对面,战凰不以为然,“若他前夜把人带走还好,可月寒笙竟然当着段平升和一众宾客的面把人带走,以段平升在江湖上的地位,就算他想不追究,也得跟幽冥山庄讨个说法,不得不说,月伯父真是养了个好儿子。”

    傅青思默……

    终于到了望君城,傅青思让战凰加快速度,她想给君无烨一个惊喜。

    许是马车赶的太快,车帘掀起的一刻,她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是贞宁。

    “停下来。”傅青思当下吩咐战凰,尔后准备走下车厢的时候,分明看到一个陌生男子走到贞宁身边,把她手里的竹篮接过去,之后默默跟在她后面。

    自君子剑从皇城离开后给了无常两条路,要么,跟在他身边,要么,离开。

    无常选择离开,且在离开前给君子剑磕了三个响头,感谢他当年救命之恩。

    离开皇城之后的无常马不停蹄赶回到明月涧,那时贞宁正在玉玲珑的坟前打扫,看到无常的时候,她只问了一句,‘不走了?’

    无常答她,不走了……

    此刻,贞宁像是走累了,无常便指了指对面一间茶馆,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贞宁笑了笑,便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傅青思终究没有走下去,吩咐战凰继续驾车,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更想见到君无烨了。

    只是天不从人愿,君无烨没在将军府,她反倒意外的,见到了段熙容。

    “三姐怎么会在这里?”走进将军府之后,傅青思惊讶看向段熙容。

    “望君城周围几县因为战祸的缘故,经济萧条太多,我接到王爷的信笺,他希望我能多在这里呆一段时间,恢复这里本该有的繁花旧景。”段熙容拉着傅青思走进正厅。

    “那……那无烨呢?”傅青思转眸看向周围,并无他人。

    “王爷不在这里。”似乎看到傅青思眼中的失落,段熙容樱唇浅抿,“原本王爷不让我把那件事告诉你,可我觉得,你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什么事?什么时候?”傅青思闻声陡震,眼底溢出忧色,时至今日,她真是再也经受不起任何的阴谋诡计,她是真的累了。

    “别担心,总之你今晚好好休息,明日我陪你一起去找王爷,如何?”段熙容提议道。

    傅青思不依,她想现在就走,想到见君无烨的心思从没有一刻如现在这般浓烈,她等不到明天早上。

    奈何段熙容坚持,傅青思没办法只好在望君城的将军府,住了一夜。

    翌日清晨,傅青思早早准备妥当,且待段熙容跳上马车时,命战凰驾车。

    看着日渐远去的望君城,傅青思心思百转,不禁叹了口气。

    “一切都过去了。”段熙容知道傅青思的心思,视线与她一起,望向那座差点毁于大齐内讧的城池,那里,承载了她们太多的记忆。

    “能告诉我君无烨到底在哪里吗?”傅青思转眸,看向段熙容。

    其实她心里是不开心的,身为君无烨的王妃,连段熙容都知道他的行踪,自己却不知道,也不知道是她这个妻子做的失职,还是怎的!

    当然,在经历无数艰难险阻之后,傅青思绝对不会怀疑君无烨对她的感情,她此刻,只是觉得不舒服而已。

    “顺着我指的方向走就是了。”段熙容狡黠一笑,清丽的容颜多出几分俏皮。

    段熙容没有在她面前问起楚怀殇,傅青思也没多嘴,以前是她错,才会以为楚怀殇会轻易喜欢别的女人。

    可后来,她明白了,那个男人,此生都未必会把她放下,就算她多想让楚怀殇释怀,可做不到……

    她能做到的,便是来世。

    有那么一刻,傅青思在想,如果她在过完此生之后重新穿越,穿越到楚怀殇小的时候,再跟他一起长大,是不是就可以弥补了?

    谁知道……

    不知不觉,她们已经离开望君城十天的时间,这十天里,不管傅青思怎么问段熙容,她都不说终点在哪里。

    直到第十五天,傅青思认出了眼前这座小镇。

    天水镇!

    当年她跟君无烨一起抓捕殷风的地方!

    “不走了吗?”傅青思已经在天水镇呆了两日,段熙容依旧没有启程的意思,直到第三日,傅青思忍不住质疑。

    饭桌上,段熙容终是撩下碗筷,“吃完了?”

    傅青思狠狠点头,早就吃完了好吧!

    “那走吧!”段熙容回答的模棱两可,傅青思已经习惯了,于是由着段熙容把她拉进车厢。

    也不知道是她昨晚一夜没睡的缘故,还是吃的太饱,马车这么一晃,她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时间仿佛经历了几个轮回,当傅青思醒过来的时候,视线正对向床顶,浅紫色的幔帐扎成好看的形状,慢慢垂下来。

    傅青思撑着身子起身,茫然环视四周的景致,此刻她正躺在一张偌大的软榻上,软榻对面是一张垂吊的摇椅,里面铺着柔软的雪色绒毯,吊椅旁边是一张纯水晶的八仙桌,桌上摆着精致的茶具,涂抹着极好看的釉色。

    慢慢走下软榻,傅青思下意识唤了一句,“有人吗?”

    见无人应声,傅青思好奇朝房门走了过去,房门也很别致,象牙白的木雕,琉璃扶手,握上去,一股暖意沁入人心。

    推开房门的一刻,傅青思整个人怔住了!

    高山峙屏,云雾缭绕,偶有鸿雁飞过,留下几声鸣叫!

    傅青思急不可待的迈出门槛儿,偌大一片草坪的尽头,是一条长长的玉石栏杆,栏杆下面,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画卷。

    “青思,让你等太久了,对不起。”熟悉的声音身自后响起,傅青思不用转身,也知道环住她腰枝的是谁。

    “这是哪里?”傅青思没有回头,身子肆意靠在那抹怀抱里,语气里透着不可思议。

    “天山。”君无烨揽着傅青思的腰枝,“我们当初来到天水镇的时候,你说过的,如果能生活在这里,该是幸福的。”

    “所以你就骗我说回望君城处理军务,其实是来了这里,还建造了这一片世外桃源?”放眼望去,雕栏玉砌从山腰地方一直延伸到山脚下,这样庞大的工程,没有一个月根本不可能完成。

    “只要你喜欢。”君无烨没有否认。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傅青思扭过身子,佯装愠怒。

    其实她心里是暖的,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暖的一塌糊涂。

    “因为想给你一个惊喜,对不起,让你着急了。”君无烨越发紧的抱着傅青思,“我原本是想建造完成之后回皇城接你,顺便把手里的帅印交到君离手里,不过现在看,我不用回去了。”

    “不回去?永远都不回去了吗?”傅青思狐疑看向君无烨。

    “也不会啊,何时你想,我便带你回去见见故人。”君无烨一本正经开口。

    “不是,你……你身为大齐凉王,身上不是肩负……”

    “从现在开始,我的身上,只肩负你就够了,大齐不再有什么凉王殿下,至于战神,或许会有,但不是我。”看着傅青思惊讶的表情,君无烨薄唇倾覆下去,长长一计深吻下来,傅青思还是没明白过来。

    “你……你放弃凉王的身份了?君离知道吗?他们都知道吗?”傅青思指的是朝中重臣。

    “现在应该知道了吧,本王在把三皇兄的帅印交出去的时候,顺便把自己的那一块也交出去了……青思,好久不见了,本王有点儿饿了……”君无烨有些迫不及待的解开傅青思腰间系带,略带薄茧的手有些不老实的探了进去。

    “喂!”傅青思老脸唰的红了,“这是在外面!”

    “我知道。”君无烨薄唇亲吻上傅青思的雪颈,粗重的喘息声昭示着他此时的渴望。

    “那你还不快停下来呀!”身为二十一世纪顶尖医者,思想是开放,但也不致于开放到在青天白日之下行这等床笫之事,好害羞有木有!

    “你觉得这里除了我们,还有人吗?”温热的呼吸喷薄在雪颈上,傅青思有些意乱情迷的与欲拒还迎。

    “那你动作不要太狂野,我怕他会受不了……”傅青思恍惚中开口,君无烨却是一震。

    “谁?”

    “他……”君无烨动作骤停,傅青思恢复些许神识,脸颊发烫,尔后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小腹,“就是他啊!”

    “青思,你是说……你是说我要当爹了?”君无烨惊愕无比的盯着傅青思的小腹,视线慢慢上移,便看到傅青思满心欢喜的点点头。

    “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不要别人打扰!”君无烨实在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他还没跟傅青思腻够,怎么能接受突然冒出来的小鬼头啊!

    ‘啊——’

    半山腰,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嚎叫,在这绵延不断的山峰里,不绝于耳……

    山脚下的客栈里,段熙容吃完饭后正准备离开折返望君城,忽的眼前一闪。

    待她跑出去时,那抹身影已经走远。

    淡淡的月牙白,衬的那抹身影苍凉中透着一丝孤寂。

    风住尘香尽,花落水流空……